「股票配资的回访电话」泰禾自救160天:密集沟通债权人 已有项目实现债务重组

(原标题:泰禾自救160天:密集沟通债权人 已有项目实现债务重组)这场自救行动,已令外界看到问题解决的曙光,但泰禾能否最终安全靠岸,仍需进一步观察。 一度

「股票配资的回访电话」泰禾自救160天:密集沟通债权人 已有项目实现债务重组

(原标题:泰和自救160天:密集沟通债权人有项目实现债务重组)

这次自救行动让外界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曙光,但泰和最终能否安全着陆,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曾经濒临死亡的泰和,正在努力抓住生存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0年7月31日,泰和与万科签订协议,万科计划向泰和投资24.3亿元人民币,持有19.9%的股份。该协议将在泰和制定有效的债务重组计划后生效。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太和巨额债务,但万科在帮助后为太和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这个协议签订已经五个多月了。在这160多天里,泰和的自救行动一直如火如荼。

据公开信息,去年12月,太和有两笔债务展期,其中长城资产120亿元的债务,涉及太和深圳场和平山太和中心广场两个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独家获悉,泰和已经与兴业银行签署了债务重组备忘录,另一个重要债权人东方资产达成了债务重组协议,并在项目层面进行了干预。此外,泰和与其他债权人的沟通也如火如荼。

在项目处置中,泰和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后,提出了“封闭式管理”的方法,即项目层面的融资、销售等资金流动,完全用于项目本身的自营,不受公司整体经营状况的影响。

最近几个月,太和旗下很多项目陆续复工交付,体现了自救成果。

但是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此前,四川信托起诉泰和债务违约40亿元,表明与债权人的谈判并不都是顺利的。而且到了2021年,泰和还有很多到期债务。

这次自救行动让外界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曙光,但泰和最终能否安全着陆,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债务重组“分而治之”

泰和的自救行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债务谈判、资产处置和公司内部控制。其中,债务问题的解决最为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早在2020年9月,福建省政府厅就已经召开了解决泰和债务问题的专题会议,除了泰和外,还有部分金融机构参加了会议。政府部门在“六保六保”中引用了“保障市场主体”的说法,协调各方达成共识。

据悉,股市预测 集团董事长黄启森一直保持与政府部门的沟通频率,不仅包括福建省相关主管部门,还包括公司项目所在城市的区级政府部门。

与金融机构的交流也保持着高频率。黄奇森曾住在北京金融街的一家酒店里,以便于与金融机构沟通。

从事情的进展来看,泰和与各方的密集沟通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2020年12月18日和2020年12月22日,泰和发布两个公告,称已与民生银行和长城资产达成债务展期协议。前者涉及贷款18亿元,展期2020年12月20日至2022年6月10日,对应珠海泰和中心广场项目;后者涉及贷款120亿元,展期2020年4月18日至2023年12月18日,对应两个项目:深圳场和平山泰和中心广场。

除此之外,一些进展尚未披露。《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兴业银行此前已与泰和签署了债务重组备忘录,但具体内容不详。

记者还从太和福州的一个项目了解到,该项目已经与方东方资产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收到补充资金后,项目已经恢复工作。

虽然整体债务处置计划尚未启动,但泰和项目层面的债务重组已经开始。据不完全了解,债务重组后,泰和在上海、深圳、福州等城市的部分项目已被债权人或合伙人介入。

有投资银行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泰和债务规模大,债权人多,分散在不同的项目中。股票配资没有打开账单。这种“分而治之”的解决方案比一揽子解决方案更实用。“从单个项目入手,有利于质量较好的项目率先实现运营,可以缓解债权问题,也可以解决买家的顾虑。”

此外,未受债务问题影响的项目也在加紧建设和销售。

泰和为了盘活项目,在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后,提出了“封闭式管理”的方法,即项目层面的融资、销售等资金流动,完全用于项目本身的自营,不受公司整体经营状况的影响。

在一系列自救措施启动后,泰和的一批项目重新获批启动销售,部分项目资金问题得到缓解,重新开始运营。目前泰和在福州、南昌、太原、武汉、上海、南京的项目已经重启。仅2020年12月,佛山场、合肥场、太仓场、上海场等4个项目交付使用。

多元化业务命运未知

处置现有资产也是泰和的自救措施之一。其中,投资回报期长、占用现金流的多元化业务可能成为未来处置的重点。

泰和的多元化经营主要涵盖医疗、教育、保险、文化影院等领域。目前泰和院线已经关闭。

去年11月,有消息传出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和阳光保险集团竞购泰和保险子公司,目标估值超过10亿美元。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报道,泰和确实有出售这项业务的计划,目前仍在谈判中。

没有关于教育和医疗服务的最新消息。

有分析人士认为,为获取现金流,这些多元化业务均不排除被出售的可能,但具体仍要看泰禾与债权人的谈判结果。

另据了解,为控制成本,泰禾已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轮人员优化,但比例不高,泰禾的核心管理层也没有变动。

此外,因流动性受限,总部、部分区域公司和项目公司的薪水,也被不同程度地暂缓发放。

万科何时入股?

虽然泰禾已经付出很大努力,但自救行动还远未完结。根据2020年三季报,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487.10亿元,尚未支付的利息为64.76亿元。即便算上被展期的部分,泰禾仍然有300多亿的逾期债务。

随着时间的推进,泰禾的偿债压力还会继续加大。根据公告,仅公司债一项,泰禾在2021年将有超过80亿的债务到期。算上其他债务,泰禾在今年到期的债务规模将至少超过300亿元。

此外,泰禾与债权人的沟通并不都是顺利的。1月4日,泰禾发布公告称,因40亿贷款出现违约,四川信托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泰禾偿还共计约48亿元的本金、利息及罚息。同时,浙江金汇信托也因7亿元的贷款逾期起诉泰禾。

泰禾的债权人数量较多,大致包括信托、资管公司、银行三大类。其中,多数银行提供长期贷款,这部分债务的短期压力并不大,谈判过程也最为顺利;信托以短期贷款为主,情势迫切,也促使四川信托和浙江金汇信托将泰禾诉诸法庭;资管公司与泰禾的合作主要在项目层面,因不同项目的实际情况有别,加之不同公司有各自诉求,使得谈判进度不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一些债权人不认可债务展期等基础方案,只希望泰禾能尽快偿还本息,还有一些债权人提出其他额外要求,这也导致泰禾与部分债权人的谈判并不顺利。

万科方面,在协议签署后,万科仅有过一次公开表态。2020年8月28日,万科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祝九胜表示,万科最终能否参股泰禾,取决于三个要素:泰禾的求生欲,金融机构的理解程度,政府部门的姿态与智慧。祝九胜还对泰禾债权人提出“要么集体沉船,要么集体上岸”的忠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从多个信源处获悉,在此前的多宗谈判中,万科已有不同程度的介入,并帮助泰禾与一些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来看,债权人并未就泰禾的问题达成共识,只是采用“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态度进行应对,这对于发挥泰禾集团资产的最大价值是十分不利的。

他表示,项目层面的债务重组与盘活,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使事情有所推进,但难以从整体上挽救泰禾。相比之下,对公司进行整体重组,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前述投行人士则认为,泰禾的债权人繁多,诉求不一,要在短期内达成一致十分困难。从项目层面推进债务重组,是相对务实的做法。但这个过程有可能会较为漫长,泰禾恐怕经不起这种等待。

他表示,万科提出的三个先决条件,目前已经满足两条,仅剩债权人的问题尚未解决。因此,万科很有可能继续参与到接下来的谈判中。

他认为,至于事情的真正明朗化,要等到万科(有可能包括第三方)真正入股才能见分晓。届时,新股东的加入,将帮助泰禾从整体上解决债务问题。但要实现这一目标,仍需各方共同努力。

(作者:张敏 )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