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IPO | 创尔生物多家重要供应商人员规模明显偏少,原材料、存货数据无法匹配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近日,“医美”概念公司创尔生物向科创板发起了冲击。据该公司招股书披露,其在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期间,分别实现营收2.14亿元、3.03亿元和1.31亿元,同比增长58.

「」聚焦IPO | 创尔生物多家重要供应商人员规模明显偏少,原材料、存货数据无法匹配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近日,以“医美”为理念的创尔生物公司推出了冲击科技创新板块。

根据公司的招股账面,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2.14亿元、3.03亿元和1.3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8.6%、41.22%和15.53%;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6708万元、7322万元和3866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53.4%、9.2%和95.6%。

在收入和业绩持续增长的同时,公司的毛利率也保持高位。从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在同行平均毛利率分别为80.26%、80.55%和78.18%的背景下,创尔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83.65%、83.51%和82.51%,每年高出约3个百分点。

总的来说,毛利率更高,要么是因为产品价格更高,要么是因为成本更低,成本与其采购供应商密切相关。记者在梳理创尔生物披露的主要供应商,以及核算与创尔生物原材料和库存相关的财务数据后,发现该公司信函内容异常。

多家重要供应商人员规模较少

查看创尔生物技术近年披露的前五名供应商名单,可以发现创尔生物技术供应商披露的人员规模数据明显较少。如2020年上半年新增最大供应商广州钟毅溯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水杨酸原料,金额175万元,占上半年采购总额的10.85%。但根据wind数据,只有5名注册人员。

再比如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第二大供应商广州大哲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创尔生物分别向其采购357.12万元人民币和153.45万元人民币,占本期采购总额的9.5%。但根据wind数据,其人员规模的报名信息只有一人。而且2019年7月曾因无法通过户口或营业场所联系而被列入业务异常名单。

2020年上半年第三大供应商江门荣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包装瓶,金额132万元,占采购比例的8.19%。但如果你看看2001年到2019年的社保缴费人数,分别是0、22、0。

2018年和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广州元灿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泡沫盒,分别占当期采购额的5.22%和5.93%。但2017年到2019年社保缴费人数也分别为0、0、1,也让人觉得不正常。

2017年第五大供应商广州洁宝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分别缴纳了110人、2人、2人,缴纳社保人数的巨大变化也值得怀疑。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11月,捷豹非织造布因无法通过户口或营业场所联系,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非正常经营名单,至今无拆迁记录。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不禁会担心创尔生物与这些所谓的大供应商的合作是否属实。要知道,如果这些交易条件不够真实,公司的成本数据需要重新验证,多年来一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的真实性值得重新思考。

原材料、存货数据无法匹配

除了毛利率可疑外,记者《红周刊》还计算了创尔生物的相关原材料和库存数据,发现这些数据背后存在一些异常。

根据招股的说明,创尔生物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原材料采购额分别为946万元、1670万元和768万元。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运营成本中直接材料消耗分别为1483万元、2183万元和1118万元,材料成本占运营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3%、44%和49%。

从经营成本消耗的直接材料中减去材料采购额,得出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537万元、-513万元、-350万元的差额,即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经营成本消耗的原材料大于当年采购的原材料。理论上,超额消耗的原材料应该从存货中提供,即当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相应减少。

附表库存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事实上,如果我们看看创尔生物从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的库存变化,我们可以发现其库存中的原材料和成品并没有减少,相反,与上年相比有所增加,即使发出的货物和在制品有所减少,减少的金额也很小。

从整体存货价值变化来看,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1510万元、2283万元和2359万元,均比上年不减反增,分别增加683万元、772万元和76.7万元。这种情况明显与本应减少537万元、513万元、350万元的情况相反。

那么,为什么库存本来应该减少的原材料反而增加了呢?公司的实际采购情况和成本情况是否与财务数据一致,是否与上述多家供应商的业务信息异常相关?

除了对供应链和高毛利率的质疑之外,需要注意的是,还有对创尔生物对科技创新板的影响是否充分的质疑。根据招股的指示,其在R&D的投资刚刚超过“科技创新板门槛”,与业内其他公司相比,更依赖于促销和大型电商平台,这给其运营带来了潜在的不稳定因素。为此,《红周刊》记者将继续跟进。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