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票发行」科创板撤单潮背后:三成企业再次申报?7家公司转道创业板

(原标题:科创板撤单潮背后:三成企业再次申报?7家公司转道创业板)从去年年底开始的IPO 撤单潮一直延续至今。4月6日,又有两家申报科创板企业撤回材料,终止审查。公开资料显示,截至4月6日,2021年

「新股票发行」科创板撤单潮背后:三成企业再次申报?7家公司转道创业板

(原标题:撤单科技创新板大潮背后:30%企业再次申报?7家公司转移到创业板

去年年底开始的撤单IPO浪潮一直持续到今天。

4月6日,又有两家申请科技创新板的企业撤回材料,终止审核。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4月6日,自2021年以来,已有超过98家公司终止了科技创新板考试(上海托普两次未能冲刺科技创新板)。此外,1家公司未注册,6家公司因终止注册结束IPO流程。

但是,这些失败的IPO公司并没有轻易放弃。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汇编的数据,许多企业在第一次冲击科技创新委员会失败后再次提交材料。截至目前,已有37家企业(包括上海托普)选择重新申报,重新申报率高达35.24%。除了重新调整计划和修改申请材料外,7家企业改变了拟上市地点,从科技创新局转移到创业板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超过半数的二级申报企业选择在6个月内重启IPO,如联动科技,在撤料后仅一周就重启IPO,公司首次IPO于2020年9月28日被接受。今年3月11日,联信科技出于战略规划考虑,主动向上交所提交科技创新板IPO退市申请文件。但7天之后(3月19日),联动科技迅速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注册。

超三成企业重新申报

这几天,科技创新板IPO企业纷纷撤回材料,重新申报。

具体来说,在37家重新申报的企业中,有20家处于上市辅导阶段,17家再次被接纳。在这些重新申报的企业中,有8家企业参加了会议(其中4家提交证监会,4家被受理),重新申报的成功率达到47.06%。

“因为IPO预审控制的不是财务指标,而是信用质量,使得一些因为信息不完善而选择退出的IPO企业在信息完善后卷土重来。这是正常现象。这也说明注册IPO的渠道还是畅通的,之前IPO失败主要是因为这些企业质量不达标。信的质量不够。有些是真的在掩盖公司的根本问题,有些不是根本问题,只是信息披露存在不足。如果信息不足以弥补信息,再次提交IPO是符合逻辑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金融研究所执行主任潘鹤林接受采访并指出。

对于第二家sprint企业来说,在重新申请IPO的过程中,难免会被要求“披露前次申请的相关信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大多数企业第一次撤回申报的原因大多是“自我发展的战略考虑”;管理团队或股权结构的变化,如“引入外部机构投资者、制定期权激励计划”、“高管因自身原因离职”等。信息披露不规范或准备不足;不符合相关板块定位等。

在二次申报过程中,上述问题的解决是决定二次申报成功的关键。例如,交易所将撤回前次申报的原因,以及影响发行人前次申报的相关因素是否已经消除;申请人根据以往申报文件的信息披露内容和查询回复内容,披露本次申报与以往申报的主要差异及相关差异的原因,并进行详细查询。

从目前第二次宣言中的“相遇”案例不难发现,是否消除前一次宣言中的相关因素是第二次宣言成功的关键

在第二次申报中,泰坦科技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科技含金量,并披露了相应的核心技术。核心技术分为产品技术和平台技术,主要对应公司的发明专利和软件版权,并针对每个核心技术列表描述了相应的相关产品线。随后,该公司上海市委没有给出审议意见,直接通过了该公司的上市申请。

7家企业“转战”创业板

从板块,目前的重新申报来看,15家处于上市辅导前期的企业没有披露具体的上市板块,但比例最高的仍然是科技创新板。14家企业仍选择申报科技创新板,另有7家企业转向创业板,1家企业选择申报选定层。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行为也反映了当前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初步效果。

一方面,今年2月,新三板选定层级上市公司上市规则正式落地,市场人士预测,今年有望看到选定层级公司成功转入科技创新板或创业板的案例

Power Capital董事长朱伟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加快选定层的直接转让制度,将对解决当前IPO堰塞湖问题有更好的分流作用。”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策略师在采访中也指出:“转板上市制度实现了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为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提供了差异化、便捷化的服务,为上升,中小企业的成长开辟了渠道,有利于提高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覆盖面。同时,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在交易选择自己的位置,充分利用不同市场的特色体系来发展自己。”

另一方面,科技创新委员会与创业板的错位竞争格局也取得了初步成功。

"企业选择在板块上市是因为他们自己的上市需要."北京某中型券商投行部的一位人士表示:“行业、发展阶段、地区、上市条件都会影响企业的上市选择。”

“从行业标准来看,如新的商业模式企业、成长型创新创业公司,包括传统工业技术和软技术的结合,将选择创业板上市,而硬技术公司将上市,特别是科技创新板。六大产业大多会选择科技创新板。”前面提到的战略家指出。

海通证券首席策略师阎玉根也指出,“板块的两个位置是

些差异,但是都出于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发展,两个板块都是为了支持新经济企业更加高效、更加便利地融资。长远来看,创业板和科创板应该会协同发展,呈正相关的发展趋势。”

IPO不能一撤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上市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但二者扶持新经济企业的初衷一致,创业板与科创板对于从严审核的理念也不存在差别。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7家从科创板撤回又申报创业板的企业中,仅中联云港一家顺利过会,而另外有3家企业——木瓜移动、佛朗斯、兴欣新材均再次撤回IPO申请,还有一家企业——天益医疗则中止审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前述三家撤单企业都曾因“科创含量”遭遇两方上市委“刨根问底”。较为典型的如佛朗斯,在冲刺创业板时期,佛朗斯曾对前次撤回IPO申请原因作出总结——“发行人主营业务科创属性不突出、报告期内规模体量偏小以及公司更加符合创业板定位的特征。”

但即便如此,主要业务为租赁的佛朗斯似乎也不满足创业板定位。在第二轮问询中,创业板上市委又犀利要求其结合自身租赁业务的创新、创造、创意情况,核心技术所带来的竞争优势、行业及发行人成长性等情况,说明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的规定。

事实上,不久前,创业板刚诞生了首个因不符合创业板定位而被否的企业。

3月25日,创业板上市委便否决了鸿基节能的IPO申请。公开资料显示,鸿基节能的主要业务是地基基础及既有建筑维护改造的设计和施工。

上市委员会审议认为,鸿基节能所处行业为“土木工程建筑业”,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第四条规定的原则上不支持在创业板发行上市的行业。同时,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新技术、新业态相关业务收入占比、毛利占比分别从2017年度的51.94%、60.24%下降到 2020 年 1~6 月的24.94%、29.30%,不符合创业板定位。

除此之外,木瓜移动还因在信息披露方面暴露出的“不客观、不准确”等问题被科创板、创业板上市委质疑;兴欣新材则因采、销、存方面财务数据真实性不足等遭遇举报。

面对企业接连撤单的行为,不少市场人士也开始呼吁,“IPO不能一撤了之”。

早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就明确指出,对“带病闯关”的拟IPO企业,将严重处理,决不允许“一撤了之”。近期,有地方证监局也在召开辅导监管工作会议时表示,不接受辅导机构在遇到交易所现场检查后主动撒材料,或者遭遇现场检查时被发现问题,否则要对相关保荐机构区别对待。

盘和林认为:“在IPO事前,监管层通过完善IPO信息披露格式和形式,增加IPO信息披露种类等多元化的、完善IPO时期的信息披露要求。而在IPO审核发现信息造假的问题上,则依然需要加大处罚力度,比如禁入造假企业、处罚,因为有些问题属于欺诈上市范畴,需要追究到底。所以信披造假在IPO事前也不应该一撤了之,要追究IPO企业信披造假的责任。即使没有IPO成功,欺诈上市的行为也是需要处罚,需要严厉震慑的行为。”

股票配资账户被改密码

(作者:杨坪 编辑:张玉洁)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新股票发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