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114」IPO反腐败必须要靠制度抓紧

(原标题:IPO反腐败必须要靠制度抓紧)红周刊 特约 | 黄湘源一则涉及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IPO企业的报道,险些引起轩然大波。证监会又是澄清又是辟谣,如果说“一律不予受理,已受理的暂停审核”

「股票配资114」IPO反腐败必须要靠制度抓紧

(原标题:IPO反腐一定要靠制度来抓)

红周刊 特约nbsp;| 黄湘源

一则涉及证监会系统辞职人员突然参与拟IPO企业的报道,几乎引起轩然大波。证监会澄清并驳斥了谣言。如果说“全部不予受理,受理的暂停审核”疑似不真实,那么“正常受理”正常吗?

证监系统离职人员投资入股拟上市企业成监管当局难言之隐

在所谓的“正常受理”中,证监会并没有对突然持股、利益转移、“影子股东",”非法持有、多层套现等IPO乱象视而不见,而是已经提出了相应的监管措施。在今年2月发布的《实施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指引》中,明确禁止部分投资者通过股权控股、股东,间接持股、多层嵌套机构等方式形成“影子股东"”。并在上市前收购股份或低价收购股份,上市后获得巨大利益。根据发行人股东,的适当性原则,发行人不仅需要披露其股东主体资格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且不存在非法持股,还需要在提交申请前的12个月内锁定新股东的股份36个月。然而,全面披露和核实新股东的相关信息的责任不仅在于发行人,还在于中介机构。如发行人股东涉嫌非法购买股份,且交易股价明显异常,可就反洗钱和反腐败要求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共同加强监管。这里的矛头已经在页面上了,但是到了最后一刻,为什么一直像壶口的饺子,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监管当局不能说的,恰恰是证券监管体系离职者投资上市公司的行为。

事实上,证监会系统辞职人员投资IPO企业的现象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关注,正是因为证监会系统辞职人员是不正常的。总的来说,证监会人员离职下海没有错。然而,一旦“旋转门”所承载的权力资源转化为利益资源,当监督者变成被监管的经纪人、基金甚至上市公司的高管时,一切都会变得正常和不正常。为防止证监会系统人员空降证券行业形成权力寻租利益共同体,证监会在《工作人员行为准则》中明确规定:“员工离职后,应在规定期限内遵守中国证监会的回避规定,不得在监管对象中违规。发球。”根据证监会2015年制定的回避规定,证监会领导需要在三年“冻结期”届满后到监管对象任职,一般工作人员的“冻结期”为一年。前者与地方科级以上公务员相同,后者与科级以下两年期明显不同。后来据说也相应修改为两年。然而,担任其他非行政业务领导职务,如监察长或党委书记,不再受到限制。这种意义深远的特殊设计,为证监会系统跳槽人员通过督察长等不限职位过渡到证券一线核心业务关键岗位打开了方便之门。

IPO反腐败反利益输送必须要靠制度扎紧

IPO作为市场资源配置的载体,不仅意味着上市公司自身价值的提升,也是每个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的绝佳机会。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出于自身利益在申请上市过程中竭尽全力也就不足为奇了。其中,发掘和利用证监会辞职人员人脉上可能负载的权力资源,成为使发行项目走上五关六折捷径的必由之路。也许正是因为证监会禁止系统性辞职者不当投资上市公司制度规定的条件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才会出现“影子股东",非法控股,多层嵌套”等各种IPO乱象层出不穷。对于涉及证监会系统辞职人员股份的IPO项目,“全部不予受理,已受理的暂停审核”可能不合适。仅仅以程序上的“正常接受”就能有效区分正常和异常吗?IPO的反腐败和反利益转移属于牛,股票和期货配资,其根源在于制度围栏的收紧,而不是像前证监会员工下海那样,打着人情的幌子,为权力和利益的交换留下太多可操作的空间。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对于所有可能涉及离开证监会系统购买股票的人的IPO申请,最好的处理方式不是遮遮掩掩,而是公开透明。越是遮遮掩掩,越是鬼鬼祟祟的看自己的内心。越开放无私,越容易赢得市场的信任。IPO制度中的防水堵漏在技术上并不困难,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太多看似技术性很强却充满人情味的私货中,塞进了朴素的制度原则。只要不是有意让防水堵漏的技术难度变成变相放水的难度,在正常验收的基础上恢复IPO审计公信力,未必会变成不可想象的事情。

(本文已刊发于4月24日 《红周刊》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 《红周刊》 立场。)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11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