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81金螳螂」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获胜诉,投资者保护工作开启新里程

(原标题: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获胜诉,投资者保护工作开启新里程)作者 |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2021年1月15日,随着四川高院法槌应声而落,“杨某诉阙某等案”终于落下帷幕,这也意味着由投服中心提

「002081金螳螂」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获胜诉,投资者保护工作开启新里程

(原标题: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胜诉,投资者保护工作开启新的里程碑)

作者 |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

2021年1月15日,随着四川高院法槌的落下,杨诉阙案终于告一段落,也意味着投资服务中心提起的中国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支持诉讼二审胜诉。本案也是对新《证券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操纵证券市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的有力呼应和生动实践。

案件还原

借“市值管理”之名,行操纵股价之实

2017年8月,中国证监会[2017]80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阙与其他人串通,利用阙的信息优势作为上市公司恒康医疗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控制恒康医疗集中发布有利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间。未及时、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不利于恒康医疗的信息,夸大恒康医疗的研发能力,在某一时间披露恒康医疗现有的重大利好信息,以“市值管理”为名操纵股价。通过上述一系列信息披露,阙等人客观上误导了投资者,影响了恒康医疗的股价,实现了以高价减持恒康医疗股票的目的,构成了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

支持诉讼一波三折,终审判决原告胜诉

投资服务中心注意到该案是典型的信息操纵案件,决定探索扩大证券民事赔偿案件的种类,因此指定一名公益律师支持原告杨对阙等人提起诉讼。2018年8月,该案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之后,为了拖延诉讼时间,被告人充分行使了上诉权,使得审判过程遭受诸多波折。2019年12月27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管辖权异议、被告对管辖权裁定的上诉、追加被告、公告送达等多项程序,作出一审判决。

判决认定,一、被告于2013年5月9日至7月4日实施操纵恒康医疗的股价;其次,参照虚假陈述的司法解释,原告的投资损失与被告的操纵行为明显存在因果关系;第三,虽然原告在投资操纵证券上有亏损,但原告主张的亏损计算方法缺乏法律依据。根据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原告损失计算为5632元。

被告拒绝接受上诉。2021年1月15日,四川省高级法院二审就如何推广股票配资作出判决,驳回一审被告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市场操纵在中国并不少见。据证监会统计,仅2020年一年,就新增操纵市场案件51起,同比增长11%。与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相比,投资者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件较少。原因是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可供参考,司法实践也没有形成统一的判断观点。在此前的几起民事案件中,法院裁定投资者败诉,理由是他们无法证明因果关系。

可以说,该案在市场操纵民事赔偿实务领域实现了“零突破”,为市场操纵侵权民事赔偿中的案件管辖、侵权人责任划分等法律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对进一步推进证券违法民事赔偿司法实践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本案操纵时间期限的合理计算对认定合格原告、计算损失有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市场操纵和投资者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得到了承认。本案中,法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证券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18条对因果关系的认定,推定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