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指k线图」小微信贷考核标准骤变 银行急寻解决方案

(原标题:小微信贷考核标准骤变 银行急寻解决方案)《通知》提出,从2021年起,在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两增”监管考核口径中,剔除票据贴现和转贴现业务相关数据。即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含)的小微企

「道指k线图」小微信贷考核标准骤变 银行急寻解决方案

(原标题:小微信用评估标准突然变了。银行急于找到解决方案)

《通知》提出,从2021年起,将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的相关数据排除在普惠小微企业贷款“两增”监管评估之外。即单笔授信1000万元(含)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和贷款数不含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数据。

“在4月中旬收到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关于2021年进一步推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后,我们开始完善和优化小微企业贷款评估体系。”4月26日,某大型国有银行华东分行小额信贷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随着总行不断增加小微企业资源,他的银行今年实现小微企业普惠贷款增长30%以上的监管要求并不难。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评估挑战是如何增加首次贷款家庭的数量,以满足监管要求。”该业务负责人坦言,随着《通知》要求大银行将小微企业“首贷户”比例纳入内部绩效指标,总行目前正在制定“首贷户”比例增速指标。但他也承认,实际操作中第一贷款人的认定存在很多模糊的地方。

比如小微企业贷款有很多共同借款人,就是夫妻店铺或者小家庭企业申请贷款的时候,都是以夫妻或者兄弟的名义申请贷款,加强信用增级。但在实际操作中,银行通常将这类共同借款人设定为“关联人”,其在股票配资平台_杨芳和配资的贷款记录可能在个人征信系统中找不到。

“所以问题就出来了。这些附属机构是否应该列入第一批贷款用户进行统计?如果他们以后向银行申请小微企业经营贷款,银行会不会把他们纳入第一贷款户?目前,监管部门尚未形成统一的认可标准。”他指出。这就不可避免的给大银行能否达到“首贷户”比例标准带来了很多麻烦。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通知》提出,从2021年起,将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的相关数据排除在普惠小微企业贷款“两增”监管考核之外。即单笔授信1000万元(含)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和贷款数不含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数据。

这一举措导致许多依赖贴现票据或贴现票据完成监管指标的城市商业银行面临新的业务挑战。

“这些天来,总部一直在内部开会,讨论如何将过去通过票据贴现获得信贷融资的小微企业转移到供应链的金融部门,以确保银行符合《通知》的相关监管要求。”某城市商业银行向公共业务部负责人指出。然而,实现客户迁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账单部门和供应链金融部门的客户数据信息必须共享。目前账单部似乎不愿意放弃这个“赚钱”的业务;另一方面,两个部门需要围绕客户迁移、信贷资源投放等方面设置新的绩效评价指标,这就需要总行统筹协调。

“听说总行有意将小微企业票据业务部与供应链金融部整合,但至今没有下文。”他坦率地说。

小微票据贴现融资业务剔除“冲击波”

“《通知》突然给我们小微企业信贷业务带来很大压力4月26日,某股份制银行华东分行小微企业部负责人感慨地告诉记者,过去他们已经能够通过小微票据的贴现或再贴现,轻松完成小微企业信贷供给持续增加等各项监管指标。

过去这种经营的原因是:第一,在小微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中,票据占其销售收益的比例很大,很多资金不足的小微企业通过票据贴现来维持资金周转;第二,由于银行票据贴现有30%的保证金覆盖,银行的信用风险不大,小微企业的票据贴现融资规模可以迅速扩大,以满足银行增加小微信贷的许多监管要求。

“在过去几年中,小微企业贷款的比例和参与我们票据贴现业务的企业数量一直保持在15%以上。”他直言,目前《通知》将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相关数据排除在普惠小微企业贷款“两增”监管考核之外,确实让他们感受到了考核压力的突然加大。

上述大型国有银行华东分行小额信贷部负责人透露,大部分银行早就预料到这一新的监管政策,S71报告已于《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做好2021年银行业非现场监管报表填报工作的通知》(银豹建发〔2020〕55号)更新,新增票据贴现和再贴现业务后的普惠性微型企业贷款账户。

他认为,监管部门之所以要取消小微企业的票据贴现和转卖业务,是因为票据贴现需要30%的保证金,产业链中有大型核心企业提供票据贴现担保,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小”。微型企业信用贷款”;二是票据贴现业务支持的小微企业信用担保需要先行扣除,但目前很多银行并没有这样做,导致票据贴现小微企业实际信用额度“失真”,不符合监管部门全面提升小微企业信用服务的意愿。

面对票据贴现业务取消后达标难度的突然增加,许多城市商业银行都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目前,我行总行拟将小微企业票据业务部与供应链金融部合并,旨在将小微企业从票据贴现融资向供应链金融融资转移。”中部某城市商业银行公共业务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总行曾计划实现小微企业票据业务部与供应链金融部的客户数据共享,但他们发现这一操作难度太大。小微企业票据业务部门不愿意“共享”大量小微企业客户数据。第二,供应链金融部门也认为客户迁移等于

给自己平添巨大的业绩考核压力,对此也有点不情不愿。

记者获悉,一些城商银则打算从票据业务部门精选一批优质小微企业提供纯信用贷款。

“此举能多大程度缓解票据贴现业务剔除的负面影响,目前仍是未知数。”一家东部地区城商行小微部门运营总监坦言。目前他们内部想出一个双管齐下的办法,即向小微企业提供票据贴现+信用贷款的综合金融服务,先确保小微企业数量“不降”,再着手根据他们业务扩张状况加大信用贷款投放,尽可能填补贷款规模下降“缺口”。

差异化考核标准面世“幕后”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也对不同类型银行提出差异化的小微贷款业务考核标准。

针对大型银行与股份制银行,《通知》提出五家大型银行要努力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邮储银行、股份制银行则要努力完成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两增”目标。

此外,大型银行(除邮储银行)、股份制银行要加大对单户授信1000万元—3000万元(含)的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邮储银行要加大对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

针对区域性法人银行,《通知》提出在辖内法人银行信贷计划总体达到“两增”的前提下,各银保监局可自主对单家法人机构实行差异化考核:

一是对2020年完成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监管考核目标、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本行各项贷款余额超过一定比例的法人银行,经属地银保监局同意,可适用差异化考核要求,确保至少完成“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和有贷款余额的户数均不低于年初水平”。

二是对涉农贷款占本行各项贷款比例较高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经属地银保监局同意,可选择将对其监管考核的口径扩大为“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含)小微企业贷款和普惠型其它组织及个人经营性(非农户)贷款、单户授信总额500万元以下(含)的普惠型农户经营性贷款”(以下简称扩大口径),并可比照第1项规定,以扩大口径适用差异化考核要求。

在前述国有大型银行华东地区分行小微信贷部门业务负责人看来,差异化考核机制面世背后,是相关部门仍在持续加强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的精准投放。

最初,相关部门希望推进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投放,但在实际操作环节,不少银行基于信贷风险控制的考量,纷纷向大型企业设立的小微企业放贷,甚至有些企业单笔贷款额超过5000万元,因此相关部门引入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指标,即将小微企业贷款授信额度控制在1000万以内。

“不过,随着各家银行加大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新的问题再度出来,一是随着不少银行小微信贷规模基数持续扩大,一味考核贷款增速显得不够科学,也要将小微存量占比纳入考核范畴。二是不少银行鉴于自身原因,这些年小微贷款增速尽管慢于一般贷款,但小微占比仍在增加,监管部门需对此给予一定鼓励,以促进银行不断克服自身困难持续加大小微投放。”他表示。

因此,当前在银行小微贷款考核指标里,除了有普惠性小微企业双增状况(小微客户数量与贷款规模双增),双控状况(控贷款成本与控坏账逾期率)、信贷资源向小微倾斜状况、小微企业覆盖面扩展状况等常规指标,还有持续加大普惠性小微企业投放力度、降信贷成本成绩突出等加分指标。

《通知》要求大型银行与股份制银行加大对单户授信1000万元—3000万元(含)的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力度,以及邮储银行需加大对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力度,也是基于有效解决小微企业信贷投放新瓶颈的考量。

由于众多银行都聚焦贷款授信额度1000万以内的普惠性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目前1000-3000万元授信额度的中等规模小微企业所获得的信贷资源反而减少,且贷款利率高于普惠性小微企业,因此相关部门要求大型银行与股份制银行要填补这块短板。

此外,相关部门还发现多数银行选择授信额度在500-1000万元小微企业,导致500万以内的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力度相应减弱。加之这些缺乏信贷支持的小微企业主要存在三四线城市与农村地区,因此设置新的考核指标,督促邮储银行与地方法人银行增加对他们的信贷投放。

(作者:陈植 编辑:李伊琳)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道指k线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