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配资」独家丨绿地负债详细拆解:管理层称自有资金可覆盖年内到期债券

(原标题:独家丨绿地负债详细拆解:管理层称自有资金可覆盖年内到期债券)否认存在流动性风险。 去年开始,泰禾、华夏幸福、协信,颐和地产、银亿股份、中弘股份、

「闪电配资」独家丨绿地负债详细拆解:管理层称自有资金可覆盖年内到期债券

(原标题:独家绿地负债详细拆解:管理层表示自有资金可支付年内到期的债券)

否认流动性风险的存在。

去年以来,泰和、华夏幸福、协鑫、怡和地产、伊尹股份、洪钟股份、郑源地产等多家房地产企业相继发生债券违约事件,违约规模超过100亿元,引发关注对房地产企业在资本市场流动性和偿债能力的高度关注。

4月27日,格陵兰岛2021年季度报告和2020年年度报告同时发布。绿地正处于业务结构转型过程中,毛利率下降和现金流风险仍然是投资者最关心的两大问题。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绿地控股(600606.HK)管理层向投资者披露了绿地近期的一些新的财务状况:尽管受到国内外融资紧缩的影响,绿地已经准备好三大举措应对年内即将到付的海外债券,包含今年12月一笔可回售债券。

绿地金融部副总经理吴正奎指出,尽管近期海外债券市场波动较大,但绿地对于今后每一笔到期的债券,都预设了三套方案保证兑付完成:

1、考虑再融资,但也会重点考虑窗口期和成本;

2、绿地海外销售回笼资金大部分完成结转,对海外债券到期有很好的保障,境内外资金双向流动畅通。

3、绿地海外投资的二级市场股票、IPO资产,流动性比较强的资产随时可以变现。其中海外股票资产按照市值估算应有4、5亿港元。

吴正奎表示,即使制定了最糟糕的计划,公开市场的再融资也将陷入困境,绿地在资本市场的再融资也不会有太大压力。自有资金,即销售回报,可以偿还(年内到期的债券)。

此外,绿地管理层也透露了绿地引入战投目前没有新进展。有关部门相关领导近期到绿地集团做过调研,绿地坚定了引入战投的决心,但是没有给出时间表。

知情人士也透露,绿地是当地国资经济贡献重点单位之一,因此选择战投资金的时候非常慎重。

关于土地双重集中政策的实施以及橘园房企是否没有资格参与土地拍卖,吴正奎也慷慨回应称,橘园房企在公开市场上没有征地限制,绿地最近登记了几块土地。据公开信息,4月28日,绿地18亿元拿下重庆一个商住地,溢价率28.4%。

吴正奎指出,今年国内债券市场环境不容乐观,多家房企债券违约,对投资者信心产生负面影响;春节过后,国内债券市场没有什么变化。发展贷款等其他融资受到金融机构的影响,它们的配额非常有限,从而收紧了总体融资环境。不过,吴正奎也强调,中部城市长春和股票配资,的资产布局企业对杨芳和配资的信任度仍较高

根据010-,截至2020年底的1010年财务报告数据,绿地计息负债余额为3218亿。从来源构成分类:金融机构银行占比74%,债券占比17.3%,信托占比2.7%,其他占比6%;按行业分类:房地产74.4%,大型基础设施21.3%,其他2%。其中信托一年内到期47.45亿。

绿地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张赟进一步透露,如果有合适的窗口期和成本,再融资将被视为延迟偿债,前提是融资成本和发行窗口期是先决条件。据张赟介绍,因为绿地境内公开市场借款已经偿还得差不多,因此压力大部分来自于境外借款。绿地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从去年开始,海外绿地项目陆续进入回收期;自2002年12月以来,韩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项目都想陆续交付,这些交付的项目已经在施工周期内售出。只要项目在交割,海外销售的钱就可以返还。除本地项目融资外,其余海外销售收入将返还至本集团海外账户,用于偿还部分海外到期债券;此外,绿地还有一些流动性和流动性较强的项目,如二级市场的股票,可以作为偿债流动性的补充。

根据2020年年报,2020年格陵兰债务增速超过净资产增速,净资产增速以少数股东权益增速为主。截至2020年底,格陵兰总债务规模为3148亿元,短期债务为1077.51亿元。不含预付款的资产负债率继续上升至84.09%,达到2019年底82.8%的高位。由于货币资金的增加,净债务

对此,格陵兰财务部副总经理吴正奎透露,从格陵兰计息负债规模来看,第一季度和年初余额大幅下降,从18000多亿降至1077亿,降幅较大。他估计,年底的计息负债额会下降更多,从第一季度的经营现金流就可以看出,平均支付率96%,住宅支付率114%。

事实上,在今年2月底之前,绿地已经下降了一个等级,从红色到橙色。管理层表示,今年将尝试再降一档,以实现从橙色档到黄色档的过渡。但从2021年一季末来看,绿地剔除预收的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含受限货币资金)和现金短债比(含受限货币资金)分别为83%、154%和0.79,其中净负债率和现金短债比指标较年报恶化,财务杠杆和流

动性均承压。

此外,有投资者指出,绿地近两年应付票据增长较快,其中2020年应付票据规模较2019年底增长144亿元,而2021年一季度较2020年底进一步增长近100亿元,截至2021年3月底应付票据352亿元。投资者提问这是否反映公司对票据融资依赖度提升?吴正奎解释称,去年底并购广西建工,应付费用有590亿,这是对绿地应付款影响最大的原因。

目前,绿地土储中三四线项目和商办项目占比偏高,项目去化和资本开支面临压力,也考验公司加快境内外资产去化的能力。

绿地管理层透露,绿地境外融资额度还有20多亿,足够覆盖2021年的到期债券,且是2022年3月才到期,绿地上半年也没有发债计划;境内发行公司债还剩余100多亿额度。

毛利率下滑,加速降杠杆

早于2019年,绿地大基建营收与规模增速开始超越房地产业务,如今整体业务结构产生了巨大变化。预计绿地2021年结转收入里,基建业务超过70%。然而,大基建行业的毛利率偏低,导致绿地近两年来的毛利率下滑,可谓转型阵痛。今年一季度,绿地房地产毛利率接近25%,但一季度基建业务增长较快,整体毛利率被拉低了。

吴正奎透露,绿地正通过对并购企业做精细化管理,包括提升科技含量等,逐步拉抬基建产业毛利率。他举例称,去年收购广西建工之后,整体毛利率却在往上走。

据了解,基建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7%-8%,绿地基建产业毛利率目前刚超过4%,有很大提升空间。绿地大基建的基数足够大的话,一旦毛利率获得提升,对绿地整体利润贡献的想象空间是非常可观的。

2020年年报披露,绿地未售面积在9800万平方米,货值1.2万亿,其中65%住宅,35%商业。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商业项目回款周期较长,绿地已售未结转金额7800亿规模中,合同负债只有4210亿。

吴正奎解释道,绿地大部分合联营项目均为房地产项目,按照股权比例计算,合联营企业有息负债规模金额不大,且大部分合联营项目规模都比较小。

21世纪经济报道曾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有的房企为了债务出表,有些项目并不做融资,或者通过多方股东投入资本金、股东借款投入的方式降低表内负债。或许绿地也沿用了这一办法。

吴正奎透露,绿地降低净负债率指标的具体办法包括以下三点:1、加速去化海内外资产;今年有息负债规模计划安排减少200亿,一季度已经减了181亿;2、加速销售回笼资金,增加货币资金余额;3、通过加强项目合作、跟投、加快结转、增加子公司股东权益、加速其他综合产业单位混改等等方式提升净资产规模。

(作者:唐韶葵 编辑:张伟贤)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闪电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