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18股票」“官司易赢钱难追” 那些年违约的资管产品拿回本金了吗?

(原标题:“官司易赢钱难追” 那些年违约的资管产品拿回本金了吗?)2018年之后,私募产品、资管计划、信托产品开始出现由点到面的逾期违约现象,伴随着这一过程出现了大量的处置争议和纠纷。今年是资管新规过

「600018股票」“官司易赢钱难追” 那些年违约的资管产品拿回本金了吗?

(原标题:“打赢官司容易,追起来难。”当年违约的资产管理产品本金拿回来了吗?)

2018年后,私募产品、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产品开始在出现逐点违约,引发大量纠纷和纠纷。今年是新资产管理条例过渡期的最后一年,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即将进入全面净值时代。以前的“历史遗留问题”会如何解决?

2020年4月,许多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们在2018年投资的SDIC瑞银资产管理公司发行和管理的一系列资产管理产品在当年开始违约。经过三年的沟通、仲裁等索赔,他们“一分钱本金都没付,也没有解决办法”。

据记者了解,这些投资者认购了瑞银SDIC发行的一系列商品投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标的资产用于投资由金银岛系统商品交易商持有、金银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托管人发行的商品仓单的收益权。根据建议,投资项目有监控、商品抵押、平仓线、财产保险等一系列风险控制措施。但是,广州有哪些专业的股票配资公司呢?违约后,投资者发现这些风险控制措施没有起到作用。

上述投资者告诉记者,据他们不完全统计,瑞银SDIC发行的金银岛系列风险产品涉及代销, 176家客户,未支付本金余额36507.4万元,涉及17家直销客户,未支付本金余额约8296万元。

“风险事件发生后,我们主要通过与经理谈判、提起仲裁和向监管机构投诉来寻求委托人的保护。目前我们看到投资者提起仲裁的案例有15起,仲裁结果对投资者不利。”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

这只是许多寻求应对的风险事件的一个缩影。

还有一大批资产管理公司,几年前集体陷入了一些“网红”项目的泥潭。中信资本管理的东方金隅项目的一位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在他们投资的项目产品出现违约后,投资者多年来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寻求解决方案,但至今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虽然这些固定收益资产管理产品已经成为“过去式”,但由于投资金额大(认购门槛为100万),涉及面广,不仅是投资者心中挥之不去的痛苦,也是金融领域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私募资管纠纷案件大增

在最近于上海举行的陆家嘴金融法律高峰论坛上,上海仲裁委员会副秘书长卢春伟表示,从上海金融仲裁院近年受理的案件来看,除传统的证券、保险和贷款外,案件种类越来越多。近年来,基金,信托、保理,融资融券,等。构成了案件的主要来源。“在私募,基金,2019年受理了179起案件,2020年受理了114起案件。仅在今年前三个月,就有109例纯私募基金病例被接受,金融病例的比例也在增加,目前占所有病例的30%。”

他还透露,在-,这些案件的平均争议金额在300万至500万之间,其中有三起案件的争议金额高达数亿元,最高金额为2.6亿元,这是一项由机构投资者投资的资产管理计划。

资产管理领域的一名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私募的许多经理人将在他们的产品合同中指定仲裁作为出现纠纷的解决方案。与司法程序相比,仲裁主要从行业实践、政策导向和社会稳定等角度出发,其结果可能对投资者不利。

SDIC瑞银资本的投资者也面临类似的问题。“违约后,只能按照约定去仲裁,仲裁结果大多是失败。”矩阵的逆

卢春伟从统计数据中总结出这些私募资产管理纠纷案件的特点:95%的案件是由自然人投资者提起的,另外5%是机构投资者提起的,几乎所有的案件都是投资者针对管理人员提起的。从结果来看,近70%的案件通过裁决解决,另一半通过调解解决,另一半退出仲裁请求,主要是因为自觉胜诉的概率较低。

在此背景下,位于金融陆家嘴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和大成金融争议研究中心的公益法律服务平台近日成立。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孙有刚表示,2020年,陆家嘴将新增31家金融机构,约占上海的60%。

量体裁衣式评价标准

相关产品纠纷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就是向金融监管部门投诉,如上述案例中,SDIC瑞银金银岛项目投资人向深证局提交的材料指责管理人:未提供所需的计划说明书,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未履行尽职调查;违反法律法规和资产管理计划合同约定,管理和使用资产管理计划资产存在重大过错的。

根据投资者的投诉,金融监管部门通常会对金融涉及的机构进行调查,在某些情况下,监管部门出具的处罚函将成为投资者进一步追究责任和索赔的重要依据。

诉诸司法后,此类案件的重要争议点集中在销售的适当性、误导性宣传等方面。在上述会议上,上海金融法院法官黄静指出,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对机构是否履行了适当性义务的判断不是一个固定的标准,而是一个具体的案例,因此是一种量身定制的评估模式。主要有三个标准:法律标准和监管标准,被认定为原始合同义务。在责任承担方面,遵循责任分担原则,即违反适当性义务所造成的损失由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按照过错比例和利益大小自行分担。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管理者在前期已经基本明确了自己在投资合同中的责任。例如,合同规定,“投资者愿意自己承担风险,包括他们的风险承受能力与基金风险水平之间的不匹配。”投资风险”,甚至一些金融机构要求投资者写“我很清楚,

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损失风险”等表述。

这种操作能否帮助金融机构避免责任?

黄婧表示不能,需要根据个案的情况判断。因为这些合同条款针对的仅仅是市场风险。如果金融机构没有尽到适当性义务,或者没有尽到投资管理中的信义义务,引发投资者损失的,仍应赔偿相应损失。她列举了若干判例,相关案件中,法院判定由金融机构承担30%等比例的责任。

“仲裁委处理的案件中,约16%的案件里管理人失联了,最后以缺席判决的方式来作出裁决结果。这也是一种较为常见的现象。”陆春玮透露。

新规过渡期后信托通道判责趋严

信托公司是近些年资管违约和争议的另一大主体机构,相关案件中一个重要的关注点是,扮演通道角色的信托公司是否要承担责任,承担多大比例的责任?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晨指出,上海金融法院此前做出的一个判定,某信托通道承担20%补充责任的判例已经为最高院认可,并引起行业的高度重视。这个案件的裁判规则将会在其他类似案件参考适用。

他还透露了今年初的另一个信托通道案件,法院一审判定信托公司承担100%连带责任。“这个非常严厉,业内大多数人感觉裁判的尺度过于严厉。”

不过在他看来,这可能是未来的一大趋势。李晨表示,近年来最高院越来越关注金融监管在司法审判中的适用。从机构监管、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等方面,指导各级法院注重审判和行政监管相协同。因此,未来法院在认定信托通道责任时,会重点考虑跟监管方向一致。例如,资管新规明确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并设定了过渡期。法院对于通道业务的效力也依据过渡期进行了区分:过渡期内有效,过渡期后因违背公共秩序而无效。司法审判与监管设定的时间完全趋同,这是一个大趋势。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