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巨亏18亿但股价冲击涨停 经营、财务“拐点”渐次验证 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同比减少7亿

(原标题:巨亏18亿但股价冲击涨停 经营、财务“拐点”渐次验证 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同比减少7亿)江西铜业、天齐锂业两家公司市值规模相差不多,前者一季度利润增长436%,后者继续处于亏损状态。但是,4月2

「国际货币基金」巨亏18亿但股价冲击涨停 经营、财务“拐点”渐次验证 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同比减少7亿

(原标题:巨额亏损18亿,但股价重创涨停运营,财务“拐点”逐渐验证天骐锂业财务费用同比减少7亿)

江西铜业和天骐锂市值差不多。前者第一季度利润增长436%,后者持续亏损。

但4月28日,江西铜业一度下跌5%以上,但天骐锂业触及涨停,出现为何偏离这一趋势?

关键来自市场预期,过去的经营业绩已经成为现实,资本市场更应该关注上市公司未来业绩增长的灵活性和确定性。仍处于亏损状态的天骐锂业,利润基数低的特点,无疑更符合二级市场的“审美”。

根据27日晚发布的定期报告,困扰天骐锂业的两大问题在出现出现好转迹象

首先,由于配股在2019年12月筹集的资金用于偿还银团部分贷款本金和Libor利率下调导致的利息费用下降等因素,过去两年一直吞噬公司利润的财务费用在2020年减少了7亿元至13.3亿元。

其次,虽然碳酸锂等产品的价格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反弹,但由于大部分时间处于低位,天骐锂业本期的平均售价和销量都略低于2019年。但2020年下半年的产品涨价会延迟公司盈利能力的释放,比如今年第一季度。同时,考虑到2020年净利润亏损18亿元的低基数,公司2021年及以后的业绩弹性会更强。

叠加前期公司股价由70元全面调整至33元等因素,在年报和第一季度财报运营数据敲定后,天骐锂业在涨停,出现大放异彩

4月29日,天骐锂业股价继前一天大涨后继续上涨。截至发稿时,股价上涨1.61%,至人民币44.30元。

主营业务“拐点”夯实

虽然锂行业的繁荣在2019年和2020年迅速衰落,但天骐锂业凭借自身的成本优势,在出现的主营业务并没有出现太大问题

明显的影响是,由于产品价格下跌,公司的收入规模和利润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主营业务仍处于盈利状态。

根据年报数据,2020年天骐锂业营收32.4亿元,同比下降33.08%。

对此,该公司将其归因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扩大导致出口份额下降。虽然锂化工产品市场在2020年第四季度出现反弹,但与2019年相比,该公司产品今年的平均销售价格和销量均为下降。”

就主要产品而言,以锂精矿为代表的“采锂冶炼业”销量为35.3万吨,去年同期为34.6万吨;以碳酸锂等产品为代表的“化工原料及化工产品制造业”销量为3.57万吨,去年同期为4.08万吨。

产品的总销量略高于下降,这与产品价格的下降有关。上述公司两大主营业务收入规模有所下降。

产品价格下跌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是,股票配资公司推荐的九联溢价发行公司利润率将为下降,从产品来看,公司2020年锂化合物及衍生物毛利率为23.71%,比下降高出24.83个百分点,虽然锂矿毛利率同步下降,但仍高达62.53%。

原因在于公司处于行业前列的成本优势。

据Roskil统计,田七锂业提取碳酸锂的成本仅高于美国雅宝和智利SQM公司,基本相当于中国卤水提取企业和雅宝中国公司

今年第一季度,天骐锂业还计入了4亿元的财务费用。如果排除这部分支出,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进入略有盈余的“持平”盈利状态。

需要指出的是,碳酸锂的崛起主要是从第一季度开始的,期间随着平均售价的不断攀升,包括天骐锂业在内的同行公司的成长逻辑立刻得到了印证。

另一家国内锂业巨头赣丰锂预计实现净利润4.5亿元至5.1亿元,而2020年同期为774.61万元。

进入第二季度后,碳酸锂等产品价格虽然上涨缓慢,但仍处于第一季度反弹以来的高位,这将进一步提高“锂行业”产品的平均售价。

理论上,两家公司第二季度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会进一步提升。

财务费用转化净利润,尚待IGO融资落地

与赣丰锂业不同,在判断天骐锂业的盈利趋势时,需要关注公司在关注,的债务问题,这是决定公司财务报告盈利能否转正的关键。

2018年,公司因收购SQM公司23.77%的股权而发生巨额债务,因此,2019年天骐锂业财务费用飙升至20.28亿元,2017年之前财务费用始终不到1亿元。

这笔财务费用的支出,极大地吞噬了公司主营业务产生的营业利润,叠加在2019年对SQM股权的减值影响上,最终造成公司当年的巨额亏损。

2020年,天启锂金融在出现开始显示出一些积极的迹象

数据显示,公司本期财务费用总额为13.3亿元,比2019年下降34.45%。

“主要系受2020年度汇率变动导致汇兑损益增加,以及因2019年12月配股偿还部分银团借款本金、Libor利率下调导致利息费用下降等原因。”天齐锂业年报指出。

偿还借款后,公司整体负债规模、财务费用支出压力得以减小。不过,仅从年报数据来看,现阶段也仅能确立天齐锂业“账目”上的财务拐点。

更为重要的是,需要视公司现阶段的融资情况才能确定。去年12月,天齐锂业曾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TLEA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

具体为,IGO的全资子公司IGO Lithium Holdings Pty Ltd将出资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38亿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

上述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利息,剩余部分资金将预留在TLEA,作为其子公司TLK所属奎纳纳氢氧化锂工厂运营和调试补充资金。

而据天齐锂业年报显示,除了FIRB(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和英国、澳大利亚两地税务机关就本次交易的内部重组的审批工作外,其余交割条件均已完成。相关外部审批工作在正常推进中,截至目前未出现被否决或禁止等实质性障碍。

此外,根据投资人IGO的相关公告信息,其通过股权融资和出售部分非核心资产筹集的资金可以覆盖本次交易对价;其中,股权融资已经完成,资产出售协议已经签署。

未来,假设该笔融资顺利落地,天齐锂业的巨额债务压力无疑将随之一轻,财务费用随之减少。

届时,上市公司每年动辄10亿元以上的财务费用支出也将转化为上市公司利润。当然,该笔来自IGO的融资仍然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53%“超级回撤”背后:玩家换了一批

与同为行业巨头的赣锋锂业相比,目前天齐锂业的卖方关注度明显更低,这从出具的研报数量便可看出。

然而,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却是另一番景象。2020年12月,在IGO融资消息出炉及整个新能源板块系统性上涨阶段,天齐锂业从不足28元最高上涨至70.13元,随后便开启了一波接近53%的“超级回撤”,股价最低跌至33元附近。

而通过比较年报、一季报持股机构情况,则可以看出机构投资者已经完成“换班”。

先说整体情况,2020年三季度末,基金机构在天齐锂业持股数量为4552.41万股,四季度飙升期间大幅加仓至13533万股,直至今年一季度末,再次减仓至6058万股。

就十大流通股名单来看,基金机构持股变化也较为明显。

剔除持股稳定的证金、汇金公司外,2020年四季度,汇丰晋信低碳先锋、智造先锋两只基金,及招商产业精选股票基金、安耐德合伙人有限公司客户资金新进十大流通股名单中。

而在2021年一季度,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减仓,其他十大流通股股东被东方新能源汽车主题基金、工信瑞银新能源汽车主题基金和易方达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运作混合型基金代替。

此外,两大自然人投资者齐立、王暨钟新进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存在IPO融资及公司后续进一步融资的预期,但是只要融资事项一天不落地,天齐锂业就面临着一定的不确定性风险。

反观机构层面,由于内部投资决策等方面因素,在参与天齐锂业这类“问题公司”时亦可能面临诸多限制。

另外,综合上述一季度末基金持股数量来看,目前显然还没到机构投资者大范围参与阶段。

而天齐锂业作为世界锂业巨头之一,无论是行业地位、资源禀赋,还是成本优势、业绩弹性,都是包括机构在内的投资者难以无视的标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国际货币基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