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66长源电力」沿着高速看广东丨 广东交通“黄金通道”重塑产城格局

(原标题:沿着高速看广东丨 广东交通“黄金通道”重塑产城格局)近日前,“沿着高速看中国(广东)”主题采访团刚刚完成了在珠江西岸高速沿线城市的调研采访,两条被誉为“黄金通道”的高速路线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

「000966长源电力」沿着高速看广东丨 广东交通“黄金通道”重塑产城格局

(原标题:看高速沿线广东和广东交通的“黄金通道”,重塑生产城市格局)

近日,一个以“高速公路沿线看中国(广东)”为主题的采访小组刚刚完成了对珠江西岸高速公路沿线城市的调查采访,两条被称为“黄金通道”的高速公路路线成为了关注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从广州出发,沿着广深高速,可以一路经过东莞到深圳,但是开车只需要1.5个小时。通过串联广州、东莞、深圳,对经济起到了显著的带动作用,被誉为珠三角的“黄金通道”。

或者从广州出发,沿着广佛高速、佛开高速一路行驶,再经由佛山驶入珠江西岸的多个核心城市。工业城镇也随着广佛高速、佛开高速的便利而迅速崛起。

以上两条路线一度成为中国“要富先修路”最生动的答案,不仅见证了城市的崛起,也见证了珠三角经济快速腾飞的奇迹。

数据显示,广佛高速作为广东历史上第一条高速公路,自建成运营以来,已成为广佛近200万人平均跨市出行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广佛“半小时生活圈”做出了贡献;而广深高速公路的交通量从1994年通车时的36300辆/天,增加到2020年的65万辆/天,每年为沿线区域经济贡献约200亿元。

到2020年底,广东省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超过1万公里。得益于道路通达,广东各行业实现了繁荣,尤其是广东的“黄金通道”,为广东经济腾飞构建了强大的“供血网络”。

除了缩短时间,高速公路给珠三角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就是产业和城市的崛起。视觉中国

首开合资兴建高速公路先河

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各行业都在等待繁荣,但交通运输一直是经济发展中难以突破的瓶颈。

当时珠三角地区发展迅速,出现了很多“外资”企业。当时的原材料、产品、商业往来的运输基本靠广佛、广三铁路,有限的道路上人车拥挤,交通问题比较困难。

与蓬勃发展的“三合一”企业相比,广东交通仍面临渡船多、等级低、交通拥堵严重等问题。道路滞后造成的“原材料进不去,商品出不去”是外商最头疼的问题。“当时从广州到深圳的国道只有107条,总长150多公里。路况很复杂,至少要开半天。”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宽宽

广佛高速在通车前也面临类似情况。广佛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建平表示,由于高速公路不便,需要乘船渡河,然后坐火车进城。有限的高速公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短短几十公里的路程要开近2个小时。广佛公路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停车场”。

为了解决珠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展中的交通瓶颈,加快高等级公路的发展,广东决定建设广佛高速公路。在广东自有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广佛高速开创了合资建设的先例,也成为广东省第一条中外合作建设、经营、管理的高速公路。

广佛高速公路是广东省第一条建成并投入使用的高速公路。广佛高速公路的开通,将佛山到广州的行车时间缩短到20分钟,大大方便了两地人民的出行和物流交通。

以广佛高速为起点,广东高速的建设从此走上了快车道。佛开高速,连接佛山和J

广深高速公路建设之初,由于经验不足,粤港合作项目进展缓慢,面临人民币贷款、海外融资、余额提前担保等一系列问题。最后,在广东省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和香港合和中国发展(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共同努力下,粤港投资合作的中国第一个高速公路项目于1994年竣工通车。

“黄金通道”重塑产城格局

除了缩短时间,高速公路给珠三角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就是产业和城市的崛起。

以广佛高速为例,曹建平表示,广佛高速开通后,沿线工业区几乎一夜之间迅速崛起,尤其是乡镇开始了工业区投资热潮,珠江三角洲出现建设了大量工业城镇。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依托广佛高速公路的便利,股票配资的亏损可以警示铝生产、内衣生产等产业的发展,为佛山赢得了“中国第一铝镇”、“中国内衣名镇”的称号。

江门作为粤西“交通大动脉”佛开高速的重要线路,也成为受益者之一。开高速公路沿线的江门鹤山工业城近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下,鹤山工业城实现财政总收入4.1亿元,同比逆势增长12.3%。

鹤山工业城招商引资局局长熊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自2017年以来,鹤山工业城招商引资项目计划投资额连续四年超过100亿元,已引进超过1亿元的项目100多个。

“园区的逆势增长依赖于当地的交通优势。特别是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深中通道、神茂高铁等重大交通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与珠江东岸城市的联系将越来越紧密。”熊伟区说。

广深高速在重塑生产城市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据采访的专家介绍,广深高速公路对沿线广州、东莞、深圳的经济融合发展起到了作用,就像硅谷的美国101公路一样。

其实在广深高速建设之前,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广东省“三合一”企业蓬勃发展,广东

港运输繁忙,但交通基础设施十分薄弱。广深高速开通后,从广州到深圳的皇岗口岸,只需要1.5小时,彻底改变了广州、深圳之间“常堵塞、路程长、耗时多”的情况。

依托广深高速“黄金通道”基础优势,东莞虎门、厚街、长安和深圳宝安、福田等地方政府都把客运站设置在广深高速出口附近,大型物流公司、工业园区等环绕沿线布局。“通过广深高速公路,公司装货后车辆几分钟就能上高速,基本实现了半天时间对珠三角地区的物流全覆盖。”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伟直言,广深高速对促进粤港两地经济快速发展,改变内地投资环境,保持香港繁荣稳定都有重要意义。

据专业机构评估,广深高速在2002-2020年期间对沿线区域经济贡献值超过4000亿元,在推动区域现代物流业发展和助力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崛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以深圳为例,2020年深圳GDP总量为27670.2亿元,而在广深高速开通之前的1994年,深圳的GDP总量仅为567.15亿元,增长了约49倍。

值得注意的是,广深高速在成为连接广深的快速通道的同时,也连接出了一条沿线创新资源的快速走廊。以广州、深圳为龙头的两个GDP总值超4万亿级的超级都市圈正在浮出水面,同时因高速公路而发展的城市群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

(作者:李振 编辑:周上祺)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