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交易时间」2020信托监管指标大比拼:15家融资类不降反升,5家通道类压超五成

(原标题:2020信托监管指标大比拼:15家融资类不降反升,5家通道类压超五成)2020年有18家信托公司被动管理型事务管理类业务规模不降反增。 信托业年

「股票交易时间」2020信托监管指标大比拼:15家融资类不降反升,5家通道类压超五成

(原标题:2020信托监管指数竞赛:15个融资类别不跌不涨,5个渠道类别超50%)

2020年,有18家信托公司的被动管理交易管理业务规模不是减少而是增加。

信托业年报披露接近尾声,2020年严控风暴开始以数据的形式出现,一目了然,几个人开心,几个人难过。

截至5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信托公司官网等多种渠道收集了62家信托公司2020年业绩报告,四川信托、华融信托、华信信托、新华信托、新纪元信托、雪松信托等6家信托公司尚未披露。

同时,记者对61份年报中的主动管理型融资业务、被动管理型交易管理业务等关键监管指标进行梳理对比(其中62份未披露以下指标,未纳入对比),以供读者参考。

15家融资类不降反升

早在2020年初,监管部门就要求信托公司制定压缩信托融资计划。这一监管要求在随后的窗口指导中变得清晰并有索引:基于2019年底各公司积极管理的融资信托的规模,其各自的压降比约为20%,各公司获得了特定的压降值。

严格监管的效果立竿见影。总体而言,根据公布,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该行业信托资产总额为20.49万亿元,比下降高出5.17%,其中,融资信托余额在年中达到6.45万亿元的历史峰值后,年末突然降至4.86万亿元,比上年末减少0.97万亿元,降幅为16.64%。

细化来说,也有信托公司没有达到2020年的压降目标,甚至是上升而不是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上述61家信托公司中,2020年底有15家信托公司披露的主动管理型融资信托的规模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即山东国鑫金谷信托(1697。香港)、江苏信托、中国信用信托、国民信托、国源信托、财新信托、SDIC泰康信托、陕西信托、华银信托、厦门信托和蔡玥信托

上述15家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理财信托规模依次增长134.11%、86.86%、66.98%、46.76%、34.43%、26.45%、26.33%、24.28%、23.94%、16.56%和13.36%

其中,山东国鑫在其年报中表示,2020年底,根据监管要求,调整了部分信托计划的统计口径,将部分投资信托调整为融资信托。此外,还有一些信托公司的主动理财业务不是下降而是上升,但其被动理财业务明显下降。

除了这15家信托公司之外,出现,其他46家公司的积极理财业务规模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11家下降幅度超过20%。它们是-实业信托48.79%,-长城新生信托39.98%,-华宝信托35.93%,-北方信托34.77%,-中泰信托31.65%,-英达信托29.08%,-中建投资信托24.90%,-天津信托23.03%,民生信托-22.64%,华奥信托-22.62%,建行信托http

考虑到不同信托公司基数不同,压降难度不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了2019年末2020年主动管理理财业务十大信托公司的压降,均为负增长,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按照2019年底上述10家公司的规模来看,规模5009.13亿元排名第一的五矿信托下跌了978.59亿元,压力下降的规模也是最大的,下跌了19.54%;第二大中信信托压力下降328.03亿元,下降8.92%;光大信托压降281.2亿元,下降10.96%;中融信托压降443.66亿元,下降17.79%;渤海信托压降168.75亿元,下降7.50%;AVIC信托压降363.97亿元,下降18.33%;交通银行信托压力下降314.23亿元,下降16.47%;平安信托压降315.67亿元,下降18.09%;昆仑信托压降166.34亿元,下降10.63%;华能信托压降253.64亿元,下降17.39%。

2020年,除了积极管理的融资业务外,金融,还将出现银行间渠道业务,这体现在信托公司年报披露的交易管理业务中,在业内通常称为渠道业务。

5家通道类压超五成

值得关注关注。年报中对交易管理业务的分类没有统一的标准。大多数信托公司的被动管理业务都是交易管理业务,但有些信托公司的被动管理业务会细分为证券投资、股权投资、融资和交易管理,而其他信托公司也有主动管理业务下的交易管理业务。本文整理出的交易管理类别只是被动管理业务下的交易管理业务。

从行业整体来看,公布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

年事务管理类业务压降的幅度较融资类业务更为突出。截至2020年末,全行业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9.19万亿元,同比减少1.46万亿元,较2017年末历史高点15.65万亿元减少6.46万亿元,已连续12个季度下降。

本文统计的61家信托公司被动管理型事务管理类业务亦呈现上述态势。

股票配资想做好

统计发现,截至2020年末,61家信托公司被动管理型事务管理类业务余额为7.78万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06万亿元,降幅为12%,而同口径下的主动管理型融资类业务余额为4.52万亿元,较上年末压降0.52万亿元,降幅为10%。

具体到各家信托公司来看,该项业务的压降情况主要呈两级分化。有30家信托公司压降幅度超20%,甚至于,江苏信托并未开展该项业务,近两年的规模均为零。然而,亦有13家信托公司增长幅度超20%。

压降幅度超五成的信托公司有5家,分别为华宸信托-74.55%、民生信托-55.61%、渤海信托-54.87%、国投泰康信托-52.78%、国民信托-50.56%。

该项业务2020年总计有18家信托公司规模不降反增,其中增幅超50%以上的有9家,分别为东莞信托、重庆信托、五矿信托、山西信托、中诚信托、金谷信托、外贸信托、杭工商信托、英大信托。

在2019年末被动管理型事务管理类业务规模前十的信托公司中,有2家规模在2020年不降反升。这10家按2019年末的规模从大到小依次为,以8482.94亿元规模居首的中信信托2020年压降了2825.43亿元,压降额亦据行业第一,降幅为33.31%;以7603.65亿元规模位列第二的建信信托2020年反而增加了1906.86亿元,增幅达25.08%;以6180.05亿元规模排名第三的华润信托压降了1370.63亿元,降幅22.18%;交银信托压降1467.42亿元,降幅达26.08%;上海信托压降833.07亿元,降幅16.85%;华能信托压降166.63亿元,降幅3.49%;英大信托则增长了1898.54亿元,增幅甚至超过了50%;长安信托压降629.48亿元,降幅23.12%;中铁信托压降933.71亿元,降幅35.55%;光大信托压降290.08亿元,降幅12.42%。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2月份召开的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上,监管人士通报了2020年信托公司压降任务完成情况,现场点名批评近20家信托公司,原因包括,融资类信托规模不降反增、全年压降任务没有达标、风险资产处置不力。

此前,监管部门曾在2020年6月份的媒体通气会上强调,坚持“去通道”目标不变,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巩固信托业乱象治理成果,引导信托公司加快业务模式变革。“这个决心是明确的和坚定的,压降通道业务和融资类信托业务,不仅过去要求压,现在要求压,今后还会要求压。”

相关阅读:

2020年信托业评析:压降融资类业务近1万亿、事务管理类1.5万亿

6万亿融资类业务生死线:信托公司未完成压降任务不得新增

独家|监管工作会议后 有信托公司收到了“两压一降”具体指标

(作者:朱英子 编辑:曾芳)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交易时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