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股票」卖方机构对近2000公司关注度为“0”,部分公司走极端做“伪市值管理”或迎最强监管

(原标题:卖方机构对近2000公司关注度为“0”,部分公司走极端做“伪市值管理”或迎最强监管)红周刊 记者 | 惠凯资本生态变化让资金更趋集中在绩优公司上,导致一些缺乏成长性的中小公司将越来越难吸引到

「紫金矿业股票」卖方机构对近2000公司关注度为“0”,部分公司走极端做“伪市值管理”或迎最强监管

(原标题:卖方机构对近2000家公司的关注为“0”,部分公司走极端做“伪市值管理”或遇到最强监管)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资本生态变化让资金更趋集中在绩优公司上,导致一些缺乏成长性的中小公司将越来越难吸引到机构资金的买入,“伪市值管理”的极端现象未来或不少见。

本周末,监管层再就“伪市值管理”表态“零容忍”。

今年5月,修订后的《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实施,不再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季度信息。在新版《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定期报告的范围进行了界定,仅包括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也就是说,监管部门今后可能不再强制上市公司披露第一、三季度报告的内容。

“这样的改革有助于上市公司降低信贷成本,也可能导致资金向优秀公司集中。一些缺乏增长的中小企业将发现越来越难以吸引机构基金购买。”《红周刊》记者采访了很多业内人士。

他们指出,以公开发行为代表的机构,由于流动性等因素,无法覆盖A股大多数中小企业。事实上,《红周刊》的记者在数据整理过程中还发现,在A股市场的股东上市公司名单中,约有1300家股东,不足3家的上市公司,约有2000家A股公司缺少卖方研究员关注。

或者是无法通过业绩和IR工作获得制度关注,导致一些小公司寻求陈腐的“市值管理”。比如最近叶飞透露的10多家市值在100亿以下的公司,很可能存在“伪市值管理”的问题。

A股或取消季报制度引发热议

对于新修订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开源证券战略团队分析,证监会不再要求强制披露季度报告,交易所体系没有改变。如果交易所也放松管制,季度报告披露带来的稳定股价波动和校准收益预期的效果,将使投资者更喜欢自愿披露的公司,而关注和出现的流动性将因公司审批质量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如果你参考港股市场的经验,可能有不少A股公司不再披露第一/第三季报告。」据开源证券策略团队统计,在港股市场自愿披露季报的公司不到20%,尤其是以房地产、金融、能源为代表的传统板块。

为什么在出现?会出现这种现象根据开源战略团队的说法,传统行业如房地产、金融等普遍被认为业绩缺乏想象力,投资者对其业绩的关注评价较低,使得公司相对缺乏主动披露季报的意愿。

但《红周刊》的记者也发现,如果以最成熟的美国股市为例,虽然SEC不强制披露季度报告,但这一要求仅限于中国证券交易所等非本地上市公司,或者中国证券交易所大多以6-K报告的形式披露季度报告(6-K报告缺乏统一标准,审计门槛较低)。对于美国上市公司,仍然需要以10-Q报告的形式披露季报。

对于未来可能不会披露季报信息的上市公司,部分投资者感叹“第一、三季报内容本来就少”。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投资者能获得的信息就少了。“是会打击没有信息优势的小分散,还是会有更多的人进行相对长期的投资?”.“小散连知情权都没有”。有的股民甚至开玩笑说:“多好的事情,优秀的公司继续发季报,垃圾公司等不及一年后发年报了。不是更容易筛选公司吗?”

私募一些人士告诉记者,取消季报信息披露不会对短线,投机者产生太大影响,反而会进一步加剧大盘股公司股东结构的“组织集团化”。然而,如果季度报告不再是强制性的,这只会使剩下的小组织和散户失去一个

A股季度报告披露制度已经实施多年。为什么现在面临取消的可能?据《红周刊》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分析,原因与机构控股集团和中小公司没有利益关系的现状有关。自2018年以来,以公开发行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发展迅速。这些投资者一般会在选股中加入流动性因素,如果市值低于一定的门槛,一般不计入选股池。就卖方组织而言,有类似的趋势,其研究对象仅涵盖一定规模以上的公司。

在华东注册的一家基金上市公司的一名经理告诉记者,不同的公司对流动性指标有不同的标准,其中一些可能是以市值来衡量的,例如,市值100亿或更少的公司就不在考虑之列。也可以用过去一个月、三个月或几个月的平均成交量来衡量。一般来说,流动性这个因素是投资考虑的一部分,但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指标。”。

回顾2015年的情况,创业板市场迎来了一个超大型的牛市,当时中小企业受到机构的青睐,路演和调查的频率相对较高。然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随着A股,全面注册制度的实施和各项制度的逐步完善,中小上市公司越来越难以赢得机构的青睐。

据Wind统计,截至2021年3月底,在茅台、五粮液、招商银行、平安等核心资产的股东中,大众、私募等机构股东超过1000家,机构资金控股集团集中现象越来越明显。在一些中小企业中,不仅有机构少的出现,还有近3000家机构席位不到10个的企业,有的甚至连续几年缺少卖方研究的关注。

数据显示,A股, 4300多家公司中有10多家研究机构覆盖了550家公司,1250多家公司获得了3个以上的关注。这种情况意味着市场上有近2000家A股公司没有获得卖方研究员的关注。在这种背景下,非关注机构上市公司此时要支付大量的准备和审计费用

很不划算了。

多家公司IPO信披费高过审计费用

益安信资产总经理王豫刚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季报是不需要审计的,而且在编制季报的同时,企业为了缴纳税费等工作也有汇总财务数据的要求,因此编制季报的硬性成本并不高,不过为了满足时间的要求,还是在一定程度上会占用财务人员较多的时间和精力。

相比季报,《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信披成本付出较大的情况更多的体现在IPO项目上。在今年1月底召开的证石家庄最大股票配资公司监会系统工作会议上,定调的2021年五大工作任务中就包括了“加强对拟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监管,切实加强监管和风险防范”。事实上,观察公开数据,也能看到信披成本确实在拟IPO公司的支出中占有不小的份额,比如邮储银行在IPO时的信披开支就达到了712万元,浙商银行的IPO信披费用也达到500多万元。

此外,有的公司信披成本还会超过IPO审计费用,这给一些企业带来一定的财务压力。譬如在科创板上,目前承销保荐成本最高的是中芯国际,其IPO审计费用为368万元,而信披费用就高达490万元。类似情况在铂力特、财富趋势、建龙微纳等约40多家科创板公司也发生过。主板也有类似情况,2020年A股募资规模第二的京沪高铁的首发信披费用就高达679万元,远大于审计费用(362万元)。

其实,若回顾大型金融机构、大型国企的首发信披成本,可发现金额也是非常巨大的,如中国中车的首发信披成本费用就高达1740万元,庞大集团达1377万元,而曾出现巨额商誉爆雷、目前股价仅为最高点1/10的奥飞娱乐,首发信披成本更是高达1270万元,相当于审计费用的7倍多!总之,信披成本支出,特别是IPO、季报,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司的净利润还是有明显的吞蚀作用。

财报真实性、可靠性亟待提升

不止是IPO信披成本居高不下,大型金融机构的日常审计成本同样是非常高的。以2020年年报为例,国有大行的年报审计费用普遍过亿,如中行的审计费用高达2.37亿元(同比增加800万元)。若A股公司整体平均计算,则去年年报的平均审计成本为166万元。虽然季报工作无需审计,但不可忽视的是,因上市公司需要在季度后一个月内完成信披工作,这无形中会大量占用公司财务人员的时间和精力。

此外,因季报/业绩快报不必审计,也导致其信披内容可信度相对较低,业绩变脸情况时有出现,而这也导致很多投资者误判而踩雷。

如游族网络在2020年3季报时曾预测全年净利润有望达7亿~7.5亿,同比增长达192%。在此利好消息公布后,公司股价出现了反弹,然而到了今年1月底,其突然向下大幅修正业绩,年度预计仅盈利1.5亿~2.25亿元。今年4月底出炉的年报显示,去年不仅未能盈利,反而亏损了3.6亿元。利空消息下,股价在短短几天内就跌去了两成,让很多看多的投资者被套牢。

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少有50家上市公司的正式年度业绩相比预告出现了明显下滑。比如巴安水务在业绩预告时还盈利,可真实业绩披露时却亏损了5亿元,如此情况同样让很多在业绩预告时点买入的股民被高位套牢。当然,因信披的随意性,也导致信息来源方面更具优势的机构投资者同样存在投资风险,比如上海机场此前就很受公募看好,但在年报公布正式业绩巨亏后,股价也突然跳水。

那么,在付出巨大编制成本后,为何季报/业绩预告的质量往往不如人意呢?除了企业希望吸引投资者关注外,首都经贸大学会计学院教授马元驹也曾撰文指出:由于从三季报(10月底)到发布正式年报(次年4月底),中间隔了长达半年,而银行为了争取优质客户,往往在三季度就提前和企业进行下一年信贷合作的商谈,因此银行更依赖靠季报来作出判断,为了获得更多信贷,也是刺激上市公司在季报中进行“盈余管理”的重要原因。

去年6月,深交所发布的修订后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就取消了强制披露业绩快报的要求,改为“鼓励”披露,仅保留特殊情况的披露要求,如在定期报告披露前向国家机关报送未公开的定期财务数据,预计无法保密的,应披露业绩快报。彼时有上市公司董秘对媒体表示欢迎,认为短时间内搜集/整理数据、汇总处理,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成本很高,取消强制披露业绩快报有助于切实减负。

部分上市公司铤而走险

滋生“伪市值管理”空间

毋庸置疑,上市公司当前的信披质量是有待提高的。以深市公司为例,深交所去年9月披露的上市公司信披考核结果显示,在2200家公司中,表现较优的A类公司占比接近18%,信披质量较差的C/D类公司数量仍有400多家。《红周刊》记者发现,这其中就包括了大量中小市值公司。

就在近期,知名私募人士叶飞在网络爆料称,中源家居高层通过中间人蒲菲迪携带中源家居200名股东的名单找到叶飞,联合券商进行“市值管理”。其后,证监会也表态要严查,并对中源家居等操纵股价一事做立案处理。如这一爆料被查实,将会暴露出此前信披制度的巨大漏洞:中登公司每10天就向上市公司定向披露股东名单,更新频率和股东信息远超季报公布的前十大股东数据。

在叶飞爆料的存在“市值管理”行为的10多家上市公司中,除两家公司市值超过100亿元外,其他公司的市值多在50亿元以下,而中源家居的市值甚至仅14亿元。在叶飞爆料后的下一个交易日,A股市场中就有100多只小市值股票出现了跌停,凸显投资者对中小市值公司的信披质量和管理透明度的担忧。

几位受访者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在几年前,通常情况下是机构主动赴上市公司去调研,如今随着市场制度的改革,以及上市企业越来越多,很多中小市值的公司为了获得机构的“芳心”,常常会主动组织反向调研/反向路演,上市公司高管主动赴机构推荐自家股票或全程陪同调研,展示自身的经营和业绩信息。

王豫刚表示,不少公司实控人、管理层为吸引机构买入,不乏在反向路演中“把故事讲得太好”,夸大业绩增速,这样尽管暂时拉高了估值,一旦业绩增速不达预期,则机构往往会蜂拥出逃。“归根结底,还是要把IR工作放在更高的地位。”

(本文已刊发于5月2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紫金矿业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