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852股票」国企先行,将“市值管理”提升到“价值管理”

(原标题:国企先行,将“市值管理”提升到“价值管理”)红周刊 作者 | 张俊鸣“市值管理”爆出大雷,知名私募人士叶飞点名多家上市公司和券商、公募基金等机构合作,存在利益输送的黑幕。虽然叶飞所说被相关公

「000852股票」国企先行,将“市值管理”提升到“价值管理”

(原标题:国企先行,将“市值管理”升级为“价值管理”)

红周刊 作者 | 张俊鸣

“市值管理”爆出风头,私募知名人士叶飞点名多家上市公司与券商、公募基金等机构合作,出现了利益转移的黑幕。虽然相关公司的券商完全否认了叶飞的说法,相关事实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澄清,但这些令人震惊的披露已经对相关公司的股价产生了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对小盘股公司的信心。其实市值管理历史悠久,相关书籍和研究层出不穷。2014年被写进《新中国九条》。所以市值管理不是黑幕操作。但近年来,“市值管理”的一些行为已经有了“割韭菜”的味道,这也是叶飞爆料引起众多投资者共鸣,让监管部门迅速介入的原因。如果能借此事件将“市值管理”提升为“价值管理”,真正提高股票配资,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和透明度,将对A股市场的建设起到重要的积极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国有企业,尤其是估值极低的企业,更是刻不容缓,有望扮演“先锋”的角色。

“以市值论英雄”的进步和局限

这次叶飞透露的“市值管理”不仅涉及上市公司操纵股价的嫌疑,还涉及证券公司等机构参与接管,甚至带出利益失衡。事件中充当中间人的叶飞本人就是这个巨大生态链的一环,披露的内容让投资者大开眼界。无论叶飞的爆料多么真实,近年来“市值管理”在某种程度上被异化为“抬高股价”,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2017年8月,中国证监会与公布打着“市值管理”的旗号,进行了一起操纵案件。这起案件发生在2013年。曾经出版过一本鼓吹“市值决定公司命运”的书的“管理专家”谢风华,协助恒康医疗的股东,发布了收购资产等一系列好处,促使股价上涨,从而实现高减持套现。这种“市值管理”相当于“抬股价”,那么减持的方法和“割韭菜”没什么区别。过去,发布模糊收益和高交付的公司,也隐约可见“市值管理”。不言而喻,涉及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非法活动。即使只有几家公司,监管部门也要从“零容忍”的原则出发,依法严打

其实“市值管理”并不等于操纵股价,更不等于和内部人交易划等号,早在2014年《新中国九条》中就提出了“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体系”,这也是对市值管理所面临的政策的肯定。在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股票市场上,上市公司也非常重视市值管理,因为市值代表了市场上所有投资者的选票。评分越高,对降低上市公司融资成本和外资并购会有积极作用,也有利于全股东的资产增值,但通过短期的正面甚至虚假消息来刺激股价,这种“炒短线"”的市值管理只能是“伪市值管理”,充其量只是为高降价等“割韭菜”打开了方便之门,一旦“韭菜”不足以占领市场,出现就有可能“吃黑”。随着A股市场在注册制下的迅速扩张,如果很多小盘股公司还想做“伪市值管理”,最终还是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以“价值管理”取代“市值管理”

对于许多小盘股公司来说,市值管理的难度和紧迫性越来越大。困难除了上市公司数量迅速增加,单个公司的知名度相对下降之外,一些以前的“非常”手段也因为监管的加强和投资者的更加理性而失败。比如最近几年,早些年尝试和检验的“高送转”主题,在监管要求解释了高送转的合理性并与业绩增速挂钩后,大幅降低,对股价的推动作用也大大减弱。与此同时,小盘股公司依然面临着“市值30亿”的生死线,很多公开发行的基金将市值不到30亿的小盘股列为“被拒绝的客户”,不再列入可能的建仓股票池,再加上消息传出,机构投资者购买小盘股势必更加谨慎,市值管理更加困难。

笔者认为,在新形势下,传统的“市场价值管理”应该升级为“价值管理”。两者的区别在于,“市值管理”更简单,在关注,做一个大市值,可能会落入无良甚至违法的陷阱;“价值管理”的内涵是提升公司的内在价值,让所有投资者通过法律手段实现公司的真实价值,使市场价值与价值匹配而不是低估。如果一群小盘股公司能实行“价值管理”,我相信“30亿市值”的红线会逐渐松动甚至消失。对于一些小规模的公开发行和私募,的基金,在流动性要求较低的情况下,通过部署这些擅长“价值管理”的小公司,完全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这不仅是价值投资的体现,也是回归“新中国九条”提出的市值管理的初衷,对提高上市公司整体素质、保护投资者权益有积极作用。

国企应先行“价值管理”

与过去相比,基于根本改善的“价值管理”无疑需要更长的时间,变得更加困难。对于一些只想“割韭菜”的利益相关者来说,确实是一种“性价比”低的方式。笔者认为,A股市场上的大型国有企业,尤其是那些估值较低的企业,甚至破净,都应该率先承担起“价值管理”的重任。目前,A股市盈率低于10倍、破净股价低于10倍的公司大多是大型国有企业。虽然不乏行业整体定位的因素,但二级市场“售股”也是一种国有资产流失的形式,不仅不利于国有资产以合理的价格流通,也使上市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丧失再融资能力。如果这些低估值的大型国有企业能够通过“价值管理”的手段重新挖掘市场价值,增加市场价值,将会促进A股的制度建设,引导更多的企业参与“价值管理”,这也是与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相一致的。

在推进价值管理的过程中,大型国有企业应积极拥抱市场,拥抱

投资者。即使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也应当让更多投资者认识到公司的真正价值。比如,可以定出每年最低的分红比例,增加分红次数,让长线投资者有明确的预期;确定回购的方式,每年从净利润当中拨出一定比例作为回购备用金,在股价低于净资产的情况下回购股票注销;将高管的年终奖一定比例用股票支付,也就是将原本支付的现金中的一部分买入股票,让高管在离职后一年再解禁套现等,深度捆绑管理层和公司市值的变动,促进公司长期基本面的提升。如果相关改革能落到实处,一大批低估的大型国企有望出现价值重估,对稳定A股市场将有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本文已刊发于5月22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