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印花税」聚焦IPO | 中捷精工采购和存货数据有异常,供应商人员规模与营收规模不匹配

(原标题:聚焦IPO | 中捷精工采购和存货数据有异常,供应商人员规模与营收规模不匹配)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中捷精工在供应链条、存货链条上的一些数据是存在异常的,反映到公司财务数据上,则难免会导致

「股票印花税」聚焦IPO | 中捷精工采购和存货数据有异常,供应商人员规模与营收规模不匹配

(原标题:专注IPO |中捷精工采购和库存数据异常,供应商人员规模与收入规模不匹配)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中捷精工在供应链条、存货链条上的一些数据是存在异常的,反映到公司财务数据上,则难免会导致部分数据存在失真的可能性。

3月4日,主要从事汽车精密零部件的中捷精工发布了招股拟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会议稿),并提出发行股票的股份不超过2626.37万股,募集资金3.35亿元。根据招股图书披露的数据,该公司2018年收入同比增长39%,但2019年仅下降至0.87%,表明中捷精工2019年在出现的运营存在一定障碍。此外,《红周刊》的记者发现,该公司披露的供应链和库存链中的一些数据异常,令人怀疑其财务数据是否真实。

采购数据真实性不足

根据中捷精工招股,的指示,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钢材、铝材和金属零部件采购总额分别为2.34亿元、2.35亿元和8222万元,分别占采购总额的63.4%、61%和63%,从中可以估计采购总额分别达到3.7亿元、3.85亿元和1.3亿元。理论上,这部分购买是通过支付现金获得的,另一部分是默认获得的,即公司将在出现增加大量应付款

从同期现金流量表来看,从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采购商品和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3.12亿元、3.16亿元和1.51亿元,不包括当年增加的160万元和-109万元和74.5万元。与本次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为3.1亿元、3.17亿元和1.5亿元。

暂时不考虑增值税税率对采购金额的影响,我们将采购不含税与现金支出进行交叉核对,发现中捷精工2018年和2019年的采购不含税分别比现金支出多5965万元和6774万元,这意味着这两年的部分采购是通过违约的方式获得的。理论上,这将导致相等的新的流动应付款金额。同样,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购置税不含税比现金支出少1990万元,这意味着2020年上半年的应付金额理论上应该减少1990万元。

事实上,如果你看看中捷精工的资产负债表,你会发现,从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其应付款分别为1.33亿元、1.11亿元和6952万元,其中2018年仅比上年增加596万元,而当年的应付款理论上应至少增加5965万元,相差5369万元;2019年,应付款理论上应增加6774万元,实际减少2132万元,差额8906万元。2020年上半年,理论上应付金额最多只能减少1990万元,实际上减少了4176万元,高达2185万元。

中捷精工连续三年无法匹配采购数据中勾对关系的处理,让人怀疑公司的采购数据是否真实可靠。

供应商营收规模与员工数量不匹配

招股指示还透露,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中捷精工金属材料主要供应商西山区东港新知旺五金加工厂分别向公司提供了1530万元、1371万元和540万元的材料,占股票配资连续三年被骗的此类材料的40%左右。对于东港新知旺来说,中捷精工可以说是其最大的“金主”,从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收购金额分别占东港新知旺收入的85%、94%和91%。

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看似重要的供应商,注册资金只有2万元,实收资本为0。招股还透露,东港新知网2019年收入为1764万元。按照之前的计算,中捷精工2019年向其购买了1371万元,占其总收入的94%,东港新知旺2019年的收入应该是1458万元。如此明显矛盾的数据让人怀疑中捷Sei到底有多少金属零件和材料

中捷精工的前五名供应商除了东港新知网,还有不少公司。例如,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排名前五的上海叶静钢铁贸易有限公司,已分别采购4436.72万元、4084.79万元、2685.74万元和652.36万元。上海叶静是中捷精工的主要钢材供应商,占这类原材料供应的20%以上。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采购金额占供应商营业收入的比例,上海叶静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1.93亿元、1.58亿元、1.13亿元和6520万元。然而有趣的是,据Wind称,一家收入规模超过1亿元的公司,只有8名员工和3名参与者。

此外,2017年至2019年中捷精工排名前五的上海杨频实业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分别向中捷精工购买了人民币1187万元、人民币1542万元和人民币1198万元,分别占上海杨频同年营收的2.97%、3.43%和2.4%。但是根据Wind的数据,公司只有一个人,参与人数也是一个。

同样,出现是中捷精工2017年和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也是上海天骄钢铁材料有限公司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第一大供应商。根据招股图书,在报告期内,中捷精工的购买金额分别为3540.0元

4万元、3554.14万元、4151.70万元、1347.68万元,且上海天骄2019年营收在1.5亿元左右。可就是这样规模的公司,据Wind披露,其人员规模也仅为4人,参保人数为2人。

那么,中捷精工的多家供应商人员规模明显偏小,却能产生数亿元营收规模的数据是否真实是让人有所怀疑的。此外,有的供应商在同一份招股书中的营收规模数据还存在“打架”现象,进一步让人怀疑这些供应商身份的真实性,以及与中捷精工往来金额的可信度。

存货数据有异常

除了以上怀疑,《红周刊》记者还发现,中捷精工的存货数据同样存在一定的疑点。

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中捷精工主要原材料钢材、铝材和金属件采购金额分别为2.34亿元、2.35亿元和8222万元,占总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63.4%、61%和63%。由此推算其总采购额分别为3.7亿元、3.85亿元和1.3亿元。另外,中捷精工还披露了营业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即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2.42亿元、2.5亿元和9628万元。

一般来说,采购来的原材料一部分体现在当期的营业成本中,另一部分剩余未使用的则会计入存货。将中捷精工采购总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有1.28亿元、1.34亿元和3412万元差额,理论上,这部分差额为未消耗的原材料,需要计入当期的存货中,导致存货金额新增。

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中捷精工的存货价值总额分别为1.03亿元、1.04亿元和8951万元,如此看来,2018年比上一年新增了2072万元,2019年新增了138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则是未增反减少了1469万元。从这组数据来看,显然是远低于理论上原材料应该新增的金额,两者之间分别存在1.07亿元、1.33亿元和4882万元的异常。

如果说,由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和占总采购额比例所推算出的采购总额,不仅包含了原材料采购,且可能包括了能源采购,那么在剔除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能源采购的545万元、610万元和269万元影响后,仍有上亿元的数据差异。此外,即使我们进一步考虑到外协加工业务影响(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中捷精工的外协加工业务为包工不包料模式,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外协采购金额分别为3495万元、2885万元和1000万元),仍无法解释前述上亿元数据差异的疑问。

既然公司存在上千万元、上亿元的原材料采购没有数据支撑,那么这一部分金额就很可能已消耗在营业成本中了,也就是说公司实际的营业成本可能比披露的成本要高,进而意味着公司的实际毛利率更低;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即公司的实际存货比披露的要多,产销率没有招股书中披露的那么好。

总之,存货数据的异常也佐证了公司的采购数据很可能是不真实的,而这一点就需要公司好好解释一下了。

(本文已刊发于5月2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印花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