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鸽投资股票怎么样」聚焦IPO | 中环海陆近五成营收缺数据支撑,客户、供应商重叠存不合理现象

(原标题:聚焦IPO | 中环海陆近五成营收缺数据支撑,客户、供应商重叠存不合理现象)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中环海陆虽然已经过会,但就公司披露的招股书内容来看,疑点并不少,比如近五成营收缺乏相应数据

「银鸽投资股票怎么样」聚焦IPO | 中环海陆近五成营收缺数据支撑,客户、供应商重叠存不合理现象

(原标题:专注IPO |中海和陆地近50%的营收缺乏数据支撑,客户和供应商重叠不合理)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虽然中环海路已经参加了会议,但公司披露的招股书内容存在很多疑点,比如近50%的营收缺乏相应的数据支持,客户和供应商重叠,销售合同存在等。各种异常现象证明,该公司披露的招股图书信息很可能不准确,需要进一步更正。

6月9日,中央海陆申请在创业板上市获得证监会批准。对于这家公司,《红周刊》在之前发表的《中环海陆研发费用率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高学历人才占比落后、重要奖项专利不独家》文章中质疑其实际科研实力和“高端属性”。现在,经过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该公司还存在其他不合理的问题,例如,出现公司的销售相关数据连续三年出现50%以上的偏差,客户和供应商重叠,销售合同数据相互矛盾等。许多疑点指出,该公司披露的招股一书的内容极其不准确。

近五成营收“凭空出现”

据中央陆海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达到6.3亿元、7.99亿元和10.97亿元,同比增长37.98%、26.82%和37.19%。与收入增长相比,净利润增长率更为明显,分别达到82.85%、121.11%和83.75%。从表面上看,公司的收入和业绩都在继续大幅增长,但进一步分析表明,其收入数据可能会膨胀。

在中央陆海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至2020年“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达到2.93亿元、3.74亿元和5.7亿元。同期新增预付款/合同负债分别为-161万元、77万元和211万元。对冲同期现金收入相关预付款影响后,2018-2019年,

如果暂时不考虑增值税税率的影响,查看2018年至2020年的收入和现金不含税收入数据,可以发现当年的不含税收入分别比现金收入多3.36亿元、4.27亿元和5.28亿元。理论上,这种没有现金的额外收入需要形成相应的债权,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事实上,在同期的资产负债表中,中环海旅的应收账款总额(包括坏账准备)和应收票据总额分别为4.38亿元、4.18亿元和4.31亿元(不包括应收账款融资)。与上年末相同数据相比,2018年和2020年分别只增加8373万元和1322万元,而2019年则减少到2030年。显然,这个数额和理论上应该增加的数额有着巨大的差异。从2018年到2020年,分别有2.52亿元、4.47亿元和5.15亿元的偏差。即使考虑到近几年应收款几千万元的融资影响,每年仍有上亿的营业收入,缺乏相应的数据支撑。

需要注意的是,中央海陆2018-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只有6.3亿元、7.99亿元和10.97亿元,无数据支撑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达到40%、56%和47%,这是没有考虑增值税率影响的结果,如果考虑的话偏差更明显。总之,他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收入数据令人怀疑。

客户、供应商重叠,存诸多不合理现象

除了收入可疑之外,中环的陆海销售链也有很多风险点,比如大客户与供应商的重叠,部分客户与公司的疑似关系,部分客户除了业务往来之外还有贷款关系。此外,中央海旅招股招股说明书与新三板上市时披露的客户数据和应收账款数据存在一定差异。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些问题很容易形成利润转移,而中央陆海近50%的收入在没有数据支持的情况下是否与此有关,显然令人联想。

根据招股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中环海旅在运营中对前五名客户和前五名供应商的依赖程度更高,这种依赖程度已经超过了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2018-2020年,环陆海前五大客户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47.38%、58.99%和61.76%,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基本在40%以下。同期,公司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占采购总额的73.7%、77.23%和81.05%,而行业内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分别为57%、55%和59%。

关键是,公司的客户和供应商之间有很多重叠。根据招股手册,在报告期内,中央海路和五大外包加工制造商一直在销售和采购。比如2019年,公司共购买2215万元,从前五名加工商售出2158万元;2020年,公司从五大处理器购买2901万元,销售3082万元。本案中,公司称“外包厂家在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刨花属于发卡行。但是因为刨花是外包厂家生产的,量大面松,所以有一定的风险。外包产生的刨花如果运回公司统一销售,会增加收运和管理成本,不经济。因此,发行人将外包产生的刨花就地出售,从而形成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局面。

言下之意是,在与这些外包加工厂商合作的过程中,中环海路不仅“一分钱没花”,还从这些合作厂商身上赚了一些钱。经过费时费力,这些加工厂家不仅没有从中环海路赚钱,还“贴出”一些钱来买刨花。但问题是,这些加工商会毫不犹豫的花更多的钱去买刨花,但是刨花的利润会更高吗?如果这些加工商在实际操作中认为自己是在做刨花生意赚钱,为什么不专门买刨花,还要来回“折腾”

一番呢?

还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外协加工商中,连续多年合作金额最大的是一家名为张家港市科陆机械加工有限公司的企业,而这家公司恰恰是中环海陆的关联企业,其70%业务都依靠中环海陆实现。

除了与前五大委外机加工厂商出现销售、采购重叠外,中环海陆原材料供应商常熟市龙腾特种钢有限公司和常州林洪特钢有限公司在报告期内也出现向公司采购的情况。2019年和2020年,这些公司向中环海陆采购废钢金额分别为608万元、1248万元,而向中环海陆销售金额为4653万元和3284万元。

此外,中环海陆还向其部分客户采购原材料,且采购金额要远远高于销售金额。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中环海陆一边向中设集团销售577万元,另一边向其采购金额高达4852万元;2019年,在向中设集团仅销售92万元锻件情况下,采购金额则高达3184万元。

中环海陆向中设集团的采购平均单价是高于其同类原材料采购平均单价的,其中,2018年高出0.02万元/吨,2019年高出0.03万元/吨。要知道,中设集团2018年和2019年都出现在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分别占采购总额比例为9.58%和4.93%。疑点在于,为何公司在对中设集团采购单价比同类原材料采购平均单价都要高的情况下,还要将其作为重要的供应商呢?今日股票行情联系卓信宝配资难道中设集团的产品质量更可靠?

其实,中环海陆和中设集团的关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红周刊》记者发现,两者之间是有着密切关系的,不仅共同拥有一项专利,且据天眼查数据,2017年12月,中环海陆与中设集团还发生了一笔金额为4500万元的借贷,由中环海陆向中设集团拆入,期限为2017年12月31日至2019年12月31日。而除此之外,2015年和2016年,中环海陆与中设集团还一共发生了三笔资金往来,中环海陆分别三次向中设集团借款4500万元,累计1.35亿元,并订立合同将生产用设备以4500万抵押给中设集团,其中一笔始于2016年3月23日,于2017年12月31日履行完毕。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些资金往来信息,招股说明书中并未披露,显然,公司的信披环节是有瑕疵的。

多处数据自相矛盾,销售合同无法对上

除上述疑点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中环海陆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与此前在新三板挂牌时披露的财报数据存在一定相左情况。

新三板挂牌时期的中环海陆2017年年报显示,中环海陆向上海欧际柯特回转支承有限公司销售了2145.8万元,为其第五大客户。但招股书却显示,2017年中环海陆第五大客户为振江股份,销售额为1899.51万元。很显然,两版财报数据自相矛盾,究竟哪个是真?让人好奇。

除了客户信息无法对上之外,中环海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的2017年应收账款信息与新三板挂牌时的年报数据也并不相同。据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7年其应收账款余额共26943万元,其中坏账准备3072万元,而在新三板挂牌时的2017年年报中,其当年应收账款余额共26844万元,坏账准备2159万元,计提比例8.04%。

更令人疑问的是,中环海陆与其客户新强联之间披露的财务数据也存在矛盾。

据新强联招股说明书和财报显示,新强联自2018年支付2400万元的应付账款后,与中环海陆再无来往。但中环海陆在招股书中表示,2020年4月27日与新强联签署了3055.58万元的销售合同,截至2020年8月31日仍在履行。在新强联2020年7月1日发布招股书,《红周刊》查询发现,其披露的“正在履行、合同金额1000万元以上的采购合同”内容中,并没有发现这笔交易。

此外,在2017年至2020年期间,中环海陆也并未出现在新强联前五大供应商中,其招股书披露的3055.58万元合同在新强联的招股书中毫无记载,如此情况下,中环海陆这份销售合同是否真实就很令人怀疑了。

相关阅读:中环海陆研发费用率不及行业平均水平,高学历人才占比落后、重要获奖专利并不独家

(本文已刊发于6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