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指数期货」债券评级今年史上最谨慎:上半年上调主体仅有20多家 相比去年大降九成

(原标题:债券评级今年史上最谨慎:上半年上调主体仅有20多家 相比去年大降九成)受到“永煤债”的牵连,监管部门对评级机构痛责“三大板”,评级机构今年上半

「股票指数期货」债券评级今年史上最谨慎:上半年上调主体仅有20多家 相比去年大降九成

(原标题:债券评级是今年历史上最谨慎的:上半年只提了20多个科目,比去年低了90%)

受“永久煤债”影响,监管部门批评评级机构“三板”。今年上半年,评级机构对债券评级的态度急转直下,降级数量首次超过升级数量。据TF证券统计,截至2021年7月2日,在4700多家存续债券发行人中,2021年披露评级的有3506家。

与过去相比,今年上半年,主题评级和前景上调的数量大幅下降。年初至今,评分升级的科目只有20多门,与2020年的289门相比大幅下降,甚至与2020年同期相比也是如此。评级公司评级升级相对谨慎,展望升级同样谨慎。年初至今,仅有3个科目的评级展望有所升级。与向上调整相反,主题评级和前景下降的数量显著增加。年初至今,共有90余个科目被降级,略低于2020年的101个,但与2020年同期相比,降级次数明显增加。展望向下调整,年初至今有38个向下调整主体,已超过2020年的30个向下调整。

评级上调主体数量大幅减少

TF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从评级调整数量对比来看,今年上半年以来,评级上调的主体数量远低于评级下调的主体数量;与去年相比,上调受试者数量明显减少,而下调受试者数量相对增加。在政策压力下,评级公司行为较往年有所变化,但整体评级结果总体保持稳定。

从城投企业来看,升级后的城投企业数量已经减少到12家。从省份分布来看,2021年以来评级升级的平台主要分布在江苏、湖南、江西、四川、河南、河北、湖北;这些大多是整体经济金融实力较强、中游和中上游、平台较多、债券发行较为活跃的地区。

从具体的评级调整来看,2021年城市投资的评级调整仍以主体从AA到AA为主,其次是AA到AAA。然而,评级从AA-升级到AA的受试者数量正在减少。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城投内部信用资质的分化。

股票配资有著名网站杨芳,配资有7家城市投资主体评级下调,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甘肃、内蒙古等经济金融实力较弱、市场相对关注的地区

非金融产业实体中,仅6家升级,以国有企业为主;但降级企业达到81家,以民营企业为主,交通、建筑装饰、房地产、化工、医药生物等为主要行业。

金融,企业中,上半年评级较高、评级展望较低、评级较低的企业分别为5家、6家和6家,而2020年分别为51家、1家和13家。在政策收紧的背景下,评级上调的金融机构数量大幅减少;然而,与2020年全年相比,评级展望被下调的金融机构数量有所增加,评级被下调的金融机构数量有所减少。然而,与2020年上半年相比,2020年上半年只有两家金融机构被降级。

主要评级上调的金融机构包括遵义汇川农村商业银行、泉州农村商业银行、威海蓝海银行、长顺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浙江桐庐农村商业银行;主要展望评级已被新世纪科教、广州农商银行、贵州华西农商银行、四川天府银行、中国华融、众合担保下调;主要评级被安徽阜南农村商业银行、渤海租赁、远洋控股、贵州遵义汇川农村商业银行、华润下调

TF证券认为,今年3月28日,央行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共同起草了《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信用评级机构要构建以违约率为核心的评级质量核查机制,制定实施方案,逐步将高评级主体比例降至合理范围,形成差异化明确的评级标准体系。

此外,今年还出台了多份文件,明确取消对公共债券在注册、申报和发行中强制评级的要求。在信用评级歧视程度较低、AAA评级主体多次违约的情况下,国内信用评级体系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但考虑到诸多制约因素,今年的跟踪评级实际上保持了总体稳定、略有下调的趋势。

咏梅事件成了蝴蝶的翅膀,击倒了评级机构的多米诺骨牌。去年四季度,交易市商业协会对东方金城、中国程心国际、大公国际进行了实地调研,随机抽取了部分项目档案,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访谈。据协会介绍,从日常自律管理和四季度现场调研情况来看,评级机构在合规监管和审查、评级质量控制和内控机制建设方面存在两大问题。

一是未按照自律规则开展调查、约谈、信息披露等相关工作,合规监督检查不到位。二是评级质量管控不严,检查反馈机制薄弱,评级业务体系和内控机制建设有待加强。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今年3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号文,其中提到“将高评级主体比例降至合理范围,形成差异化明确的评级标准体系”。目前,该文件只是征求意见稿,尚未正式实施。因此,出现今年跟踪期的评级调整暂时与中枢在全市场的系统性调整无关。未来全市场评级中枢调整的重要先行指标仍是文件正式稿的落地。当时根据正式草案的要求,调整规则、过渡期等。出现大型评级将调整

整。在整体监管趋严、多家评级机构经历禁业之后,评级行业对于级别上调更趋于谨慎,级别下调行为也在增多,今年的评级调整成为历年来最趋谨慎的一年。

拉曼资产信评总监张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根本上看,评级机构之间竞争激烈,收费过低、连续十多年未发生变化,进一步导致从业人员薪资明显低于同类型其他机构,是此类事件出现的根本原因。在加强监管的同时,提高评级行业整体利润率和收费,或能化解道德风险。

点名道姓的批评之后,评级机构今年的态度趋于谨慎。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股票指数期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