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股票有哪些」百年巨变?!G20达成历史性协议,世间再无”避税天堂”?这些巨头遭精准打击,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

跨国科技巨头未来避税的空间将被极大压缩。7月9日、10日,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意大利主持召开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主要讨论了全球经济和卫生形势、支持低收入国家应对疫情冲击、发展可持续金融

「煤炭股票有哪些」百年巨变?!G20达成历史性协议,世间再无"避税天堂"?这些巨头遭精准打击,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

跨国科技巨头未来避税的空间将大大缩小。

7月9日和10日,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意大利主办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要讨论全球经济和卫生形势、支持低收入国家应对疫情影响、发展可持续金融,推动金融部门改革、推动数字化转型和国际税务合作等问题。

在这次会议中,国际税收合作是关注最受欢迎的一次。据央视新闻报道,这次会议“就一个更加稳定和公平的国际税收框架达成了历史性协议”。会议公报指出,二十国集团支持跨国企业利润再分配、设定全球最低公司税率等措施,并呼吁未来有更多国家加入磋商。

国际税制改革是为了应对全球经济数字化发展带来的国际税收政策挑战。全球公司税率长期以来一直是下降乃至出现国家之间的“逐底竞争”,近年来通过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给跨国公司的避税活动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有评论称,此次改革将重塑已运行近百年的现行国际税收规则,国际税收体系即将开启新篇章。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国际税制改革中税权的重新划分主要针对大型跨国科技巨头。“全球最低公司税率”规则实施后,位于低税收地区的中间实体可能需要缴纳额外的税款。为了适应新的全球税收体系,跨国公司还需要升级其财税管理系统,这将增加运营成本负担。中国在实施全球最低公司税率方面面临的内部障碍较少,这将给从事跨境投资的中国企业带来新的合规义务。

会议还认为,全球经济前景持续向好,但复苏态势仍不平衡,与疫情相关的下行风险突出。各方重申,将利用各种政策工具应对疫情影响,避免过早退出经济支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和长期金融可持续性,防范下行风险和负面溢出效应。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介绍了中国人民银行作为二十国集团可持续金融工作组联合主席牵头的工作进展,强调二十国集团应发挥协调作用,提高可持续金融分类标准、ESG评级方法和气候信息披露标准的可比性、兼容性和透明度,推动国际绿色金融市场协调发展,更好支持低碳转型。

国际税制“双支柱”改革促进公平纳税

国际税制改革酝酿多年。为应对全球经济数字化发展给国际税收政策带来的挑战以及单边数字服务税、平衡税等相关问题,G20委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启动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行动计划(BEPS)研究,并于2015年发布第一期研究成果。

经过多年的谈判,本月初经合组织协调国际税收体系改革,形成双支柱计划。

其中,第一支柱在税收管辖范围内重新界定了跨国企业全球剩余利润的征税权,确保包括数字产业在内的大型跨国企业在其开展商业活动并获利的所有市场缴纳公平的税收。

有分析人士指出,第一支柱将建立新的纳税场所规则和全新的国家间税收权利分享方式。其目的是确保数字密集型或面向消费者的跨国企业(MNE)即使没有实体,在开展持续规模业务时,也能按照现行税法的要求缴纳当地税费。

第二大支柱是设定全球最低的公司税率,从而解决跨国公司c

经过紧张激烈的谈判,7月1日发表声明,BEPS包容性框架下139个成员中的130个国家(或地区)同意支持在“双支柱”框架下解决经济数字税收挑战。这是G20会议就国际税收框架达成历史性协议的基础。

据媒体报道,经合组织新任秘书长马蒂亚斯科尔曼表示,经过多年紧张的工作和谈判,这一历史性计划将确保大型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收。这一方案没有完全消除税收竞争,也不应该完全消除税收竞争,但它确实对过度和有害的税收竞争设定了多边商定的限制。参与谈判的各方均同意在今年10月完成方案中未解决的技术问题,并制定2023年方案实施计划。

有分析人士指出,G20协议将为2021年国际税收规则全球共识解决方案达成实质性协议铺平道路。天津商业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李鹤林近日撰文指出,全球130个国家或地区的GDP超过90%,因此达成如此广泛的共识意义重大。“双支柱”为现行已运行近百年的国际税收规则树立了新框架,国际税收体系即将开启新篇章。

避免国际税收“逐底竞争”

今年4月,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提出“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倡议,呼吁G20经济体对全球公司实施最低税率,避免税率竞争,防止跨国公司从海外低税率体系中获益。

事实上,长期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将低公司税率作为吸引国际投资、扩大本土企业规模和就业率的重要手段。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曹宏宇此前撰文指出,长期以来,全球公司税率一直是下降乃至出现国家之间的“逐底竞争”,这给跨国公司的避税活动带来了极大便利,少数低税经济体从中受益,但多数国家和地区却遭受了重大损失。

据联合国估计,每年跨国公司利润转移损失的税收达5000-和6000亿美元。OECD研究显示,美国跨国公司海外利润记账在“避税天堂”的比例较2000年前有所上升

后的30%提高到2019年的60%。

“全球范围达成合理协调的最低税率水平,有助于大多数经济体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曹鸿宇表示,对发达经济体而言,过低的税率会使政府承担较大的收入损失,也并不一定直接促进市场活动,而提高税率在增加政府股票配资公司利息比选h亿配资收入的同时,对企业投资行为的抑制作用有限。对发展中经济体,则可以考虑利用降税措施减轻企业运营负担,助力经济持续增长。

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

国际税收体系改革一旦正式落地实施,将主要对大型跨国科技巨头产生影响,尤其是“双支柱”中支柱二提出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只适用于全球营收超过7.5亿欧元的大型跨国公司,受影响的主要是高利润跨国公司。对我国企业来说,不少分析指出,整体影响有限。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撰文分析称,国际税收规则的改变肯定会对我国企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目前看总体影响面不大。从支柱一的角度看,我国企业中同时符合协议规定的营业额和利润率标准的不多,即使符合也主要集中在石油、银行、保险等领域,而这些领域都属于协议规定的排除范围。从支柱二的角度看,全球反税基侵蚀规则对我国企业的影响也不大。因为我国企业所得税实行全球征税原则,政府对居民企业的全球所得征税,即使企业的境外所得(股息、红利)没有汇回也要对其征税等。

曹鸿宇表示,中国企业海外收入相对较低,受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影响的企业海外利润并不大,推出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制度对中国整体负面影响较为有限。不过,对于从事跨境投资的中国企业而言,“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会带来新的合规义务。

“中国企业’走出去’广泛采用离岸架构,根据各地税收优惠特色在不同的国际税收洼地设置中间实体(如在香港设置区域销售中心、在新加坡设置财资中心等),从而进行海外投资、上市或全球价值链布局。’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规则实施后。可能会要求位于低税率地区的中间实体缴纳额外的税款。”曹鸿宇称。

此外,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可能会对香港现行税制和营商环境产生一定的负面 影响。曹鸿宇表示,香港目前是全球第七大避税港,也是亚洲最大的避税港。根据估算,香港有效公司税率不超过10%,落实OECD“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将会削弱香港的低税率优势,增加在港跨国企业税务和合规成本。不过,企业税率并非跨国公司全球布局决策的决定性因素,全 球范围实施统一的最低税率标准将放大税收因素以外的营商环境重要性,香港固有的 营商环境优势仍有利于吸引跨国公司来港投资布局。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izce.net/

关于作者: 煤炭股票有哪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